广西:天等县南岭村发展现代生态肉牛养殖产业

目前南岭村有310户养牛960头,其中126户贫困户养牛283头,约定牛增重每公斤可获利24元,陈寿忠仍牵着黄牛走在田间地头,按照合作社模式在自家空地上建设起肉牛养殖小区,他发起成立了驮堪乡犇犇养殖专业合作社

科技力量推动是保障。在调研中笔者发现,是否使用科学养殖技术,完全是两种不同景象,一边是牛栏粪水横流、苍蝇蚊虫满天飞,一个人照看一头牛都很吃力;另一边像??养牛合作社采用“微生物+甘蔗尾叶”“微生物+发酵垫料”“微生物+牛粪”等技术,养殖小区干净清爽、生态环保,一个人饲养二三十头牛都没问题,实现了经济与生态双赢的目标。

在崇左市,像他一样“赶着牛儿奔富路”的贫困户有成千上万人,牛存栏达33.26万头。

广西:天等县南岭村发展现代生态肉牛养殖产业。天牛种养殖专业合作社还是天等县肉牛养殖党群致富孵化培训基地,目前已经举办了4次培训,邀请各乡镇的养牛能人、县农业局的专家等传授经验。黄尔明形象地将前来培训的村民、干部称为“火种”——他们经过培训掌握了技术,回到各自村屯因地制宜发展肉牛养殖。

闯出现代生态肉牛养殖带动群众脱贫致富新路子

据悉,每头牛每年可获利5000-6000元。在养殖能人示范带动下,该市越来越多的贫困户投身其中。

“今天我养牛,明天牛养我。”在这个“八山一水一分田”的贫困山区,肉牛养殖产业红红火火,贫困户正在脱贫致富的路上奋力奔跑。

典型示范带动是关键。示范引导是无声的指挥棒。广西大华农业公司拥有现代化养牛技术,劳绍般是养牛能人,黄克锋是养牛新星,他们的成功经验、可信度和说服力比任何行政命令都更管用,群众亲身感受到拿自己的“辛苦钱”养牛不仅不会“打水漂”而且还赚到了“回头钱”。一个个看得见、摸得着、信得过的鲜活典型,让贫困群众觉得可信、可学、可接受,纷纷参与到养牛致富队伍中来。

崇左每年甘蔗种植面积保持在400万亩以上,尾叶产量400万吨以上,加上玉米、木薯、花生藤等农作物秸秆,年产农作物秸秆700万吨以上,经过初加工后,可以满足70万头牛一年的青饲料用量。

养殖小区的建立,不仅让贫困户有了养牛脱贫的底气,生态化的集中养殖模式也为乡村治理探索了新思路。记者来到群山环抱的天牛种养殖专业合作社,这里饲养有两百余头肉牛,却嗅不到牛粪的难闻气味。

加大服务体系保障力度,切实降低现代生态肉牛养殖市场风险。健全科技服务支撑体系,强化技术培训,推广生态养殖技术,建立牛人工品种改良服务点,加大良种繁育力度,逐步构建起“生态、高效、安全”养殖体系。健全肉牛养殖防疫体系,推行强制免疫、监督执法等综合防控措施,确保无区域性重大动物疫情发生。健全肉牛养殖风险保障体系,建立肉牛产业养殖风险基金,推行母牛和规模养殖保险,让贫困户吃上“定心丸”。

从2016年开始,崇左市大力发展蔗叶养牛产业,市县两级财政每年安排3900万元资金专门用于扶持牛羊养殖,采取“公司+农户+基地”的模式,带动农户特别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发展肉牛养殖,目前已建立专业合作社196个,覆盖贫困村211个,人均增收700元以上。

2014年,劳绍般试着养了五六头肉牛,挣了4万多元。“没想到这么赚钱,这一下让我尝到了养牛的甜头,身边的村民羡慕不已。”劳绍般说。

南岭村肉牛养殖实践是崇左发展养牛业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崇左市制订了一系列扶持贫困群众养牛的政策措施,各县乡也探索出了一些成功的模式,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但仍存在不少问题和短板。因养殖观念落后,部分农户还在等待观望;养殖方式传统,科学饲养管理水平较低;受土地、资金、技术等因素影响,能繁母牛是制约瓶颈,肉牛养殖与交易、屠宰、加工、销售脱节,肉牛养殖规模化、产业化程度低,实现群众脱贫致富“养牛梦”任重道远,必须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

6月8日,天气炎热。陈寿忠仍牵着黄牛走在田间地头,让牛吃草。这是他养的第3头牛。

目前,有46户贫困户以入股的方式把牛寄养在天牛种养殖专业合作社,3年内每户每年可分红1040元。黄尔明说:“我们掌握了青贮玉米整株使用的科学喂养技术,村民们改种青贮玉米后每亩收入1300元,比以前种植普通玉米每亩提高600元,一年还能多收一次,且省去了剥、晒等劳动成本,大家的脱贫积极性一下子调动起来。”

部门、社会联动是支撑。肉牛养殖业是一个大产业,在政策、资金等方面需要各部门密切配合,需要社会力量支持帮助。如定向帮扶天等县的中国人寿保险公司与政府共建肉牛产业扶贫基地,给予南岭村40万元专项扶贫资金奖补养殖小区建设,设立100万元肉牛产业养殖风险基金,这对贫困户养牛起到了积极促进作用。

据悉,中禾恒瑞是国内第一家高端肉牛全产业链集团,目标是在崇左市建设中国最大的肉牛基地,邀请国家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的专家,为蔗叶养牛提供技术支撑,实现畜牧业的智能化、数据化,建立完善的现代化肉牛产业体系。该集团计划用3年时间以“龙头企业+合作社”共融发展模式,带动更多农户参与肉牛产业,将崇左打造成为中国高端牛肉供应的安全战略基地。

劳绍般说,通过合作社的模式提供担保,贫困户的小额贷款容易得到审批,利用这些资金购买4—5头杂交肉牛,平均每头每年可以获利4000元左右,“再加上教会大家购买相关保险,牛生病、死亡有保险公司赔付,基本不会赔钱。”

南岭村现代生态肉牛养殖的综合效益

贫困户黄克锋在合作社学到养牛管理和防疫技术后,就在自家旁边建了300平方米的养牛小区,带动本村3户贫困户参与养牛。

新华社南宁12月2日电南国冬季,天气渐凉,广西崇左市天等县驮堪乡大山中云雾缭绕。在山脚下的犇犇养殖专业合作社,南岭村村委会副主任劳绍般刚送走一位前来挑选肉牛的商人。

现代生态肉牛养殖做到了“有钱可图”。南岭村一直都有养牛传统,但过去养牛只是为了耕地,经济效益不明显。笔者帮扶的贫困户冯全炮在外地打工,妻子留守在家,经动员去年10月通过扶贫小额信贷买了2头肉牛加入合作社养殖,今年10月卖掉净赚1.2万元,目前还存栏肉牛6头,经济效益可观。现在越来越多的群众坚信养牛能发家致富,他们认为“家养一头牛,吃喝不用愁;家养两头牛,不把银行求;家养三五头,富得直流油”。

59岁的陈寿忠是宁明县北江乡法奎村理明屯的贫困户,2017年8月他把5000元扶贫产业基金“抵押”在骆晔农业发展有限公司,领回一头黄牛散养,约定牛增重每公斤可获利24元。闲时捡回蔗叶,再用米糠和剩粥等搅拌,当作饲料喂养,牛儿成了他能获利的移动“银行”。

天等县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2019年上半年,天等县建成牛养殖小区73个,其中54个分布在18个贫困村,规模达50头以上的养牛小区有15个,100头以上的养牛小区有6个。

现代生态肉牛养殖实现了“变废为宝”。以前群众都是把蔗叶烧了还田,如今把它们加工成饲料喂牛,让蔗梢蔗叶变成了群众养牛的“宝贝”。笔者了解到,南岭村每年种植甘蔗2000亩、玉米2500亩,产生的蔗梢、蔗叶、玉米秸秆等达到6000吨,可以养殖1200头肉牛,可极大提高秸秆利用率和经济效益。

这让蔗叶养牛产业化成为可能。

驮堪乡副乡长黄尔明说,以前大家把牛分散养在自己家中,不论是牛圈还是村里的路面,牛粪遍布臭气熏天。“现在我们在村子外边选址,把牛集中起来,再使用发酵过的牧草、玉米等植物喂养,排出的牛粪气味低、呈沙土状,一年铲两次就行,还能当作肥料,村里的环境变好了不少。”

合作社基地带动模式。以“合作社+贫困户”的形式养牛,天等县政府和南岭村养牛能人劳绍般共同出资建设养殖基地,劳绍般与黄克锋等8户贫困户共同成立??养殖专业合作社,合作社为贫困户申请扶贫小额信贷资金做担保,贫困户无偿使用养殖小区各自养牛,风险自己承担,收益全归自己。目前合作社存栏肉牛98头,其中8户贫困户养殖47头;现已有5户卖了8头牛,平均每头赚了5600多元。这种模式主要针对家中有劳动力但缺资金、技术的贫困户,他们可以通过合作社申请到贷款和免费接受现场技术指导,掌握养牛技术提高“造血功能”,实现长远增收。

为充分利用甘蔗尾叶等秸秆资源,发展农牧结合、种养循环的生态经济,提高甘蔗产业的综合效益,6月11日,崇左市与中禾恒瑞集团有限公司签约,共推蔗叶养牛产业扶贫项目,计划总投资27亿元,按存栏5万头纯种安格斯能繁母牛和年出栏4.5万头育肥牛的规模规划建设。

责任编辑:雷丽娜

南岭村隶属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天等县驮堪乡,全村有11个自然屯1233户4568人,其中贫困人口230户830人,贫困发生率18.2%。全村总面积27130亩,其中石山面积占76%,耕地面积4830亩,人均耕地面积仅1.06亩,主要农作物是玉米和甘蔗。2016年初笔者到南岭村调研,提出发展肉牛养殖带动贫困户脱贫的思路。经过近两年努力,南岭村发展肉牛养殖成效显着,目前南岭村有310户养牛960头,产值520多万元;其中126户贫困户养牛283头,产值160多万元,年人均增收2000元,实现了多重叠加的经济、生态、社会效益。

天等县南岭村养牛能人劳绍般在政府扶持下建起养殖小区,带动8户贫困户成立犇犇养殖专业合作社,辐射带动贫困户发展肉牛养殖。贫困户以养殖场地、技术等“挂靠托管”合作社的方式参与产业发展,享受养殖能人以及相关部门在养牛技术、防疫等方面的培训指导,提升自己的“造血功能”。

劳绍般的家乡天等县地处大石山区,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当地一直有饲养耕牛的习惯。“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大家一起富起来?”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劳绍般一直想发挥自己养牛的优势。2016年,他发起成立了驮堪乡犇犇养殖专业合作社,吸纳黄克锋等12户贫困户以小额扶持信贷资金购牛加入,免费提供养殖场供大家养牛,并教授选牛、育牛、防疫等方面的经验技巧。

贫困户抱团发展模式。以“贫困户+贫困户”的形式养牛,加入合作社的黄克锋在学得养牛技术后,利用中国人寿财险公司的奖补政策,建设300平方米的养牛小区,带动黄克雄、黄恩会2户贫困户抱团养牛18头。今年黄克锋卖了3头,赚了2.05万元,他又准备多养5头。劳绍般形象地讲:“我就像师傅,黄克锋是我徒弟,他已经出师,现在又有了徒弟,一个传一个,一个带一个,一个帮一个,带动越来越多的贫困户养牛。”目前南岭村按照该模式已建成8个养殖小区,带动24户贫困户养牛84头。

天等县充分依托资源优势,把养牛业作为脱贫的重点产业来抓,积极引进肉牛龙头企业,大力培育养殖小区,重点扶持养殖大户,带动贫困户参与养牛。如今,驮堪乡的养牛业,已从“星星之火”,发展成“燎原之势”,在天等县形成良种化、规模化、生态化、多样化的成熟产业。

因地制宜发展产业是实现脱贫致富的关键。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如何充分利用崇左甘蔗尾梢等丰富秸秆资源,大力发展养牛业,增加贫困群众收入,做到脱真贫、真脱贫?带着这个问题,笔者多次深入挂点联系帮扶的天等县南岭村,就发展现代生态肉牛养殖产业进行调查,目的是通过一个点来“解剖麻雀”,为实现群众脱贫致富“养牛梦”理清一些思路、找出落地见效的办法。

脱贫户黄克锋如今已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致富带头人。他“出师”后,按照合作社模式在自家空地上建设起肉牛养殖小区,带动黄克雄、黄恩会两户贫困户进行养殖,实现了从“单打式”向“融合式”养殖的转变。

□ 中共崇左市委书记 刘有明

党委、政府发动是基础。市县乡出台鼓励养牛的政策,如崇左市委、市政府先后出台《关于加快牛羊养殖业发展的决定》《崇左市加快牛羊养殖业发展实施方案》等政策,对达到一定规模的养殖场、饲草料种植、加工企业等给予扶持奖励补贴,极大地推动肉牛养殖业的发展。

目前南岭村养牛主要有四种模式:

加大养殖小区建设力度,推动现代生态肉牛养殖适度规模发展。高起点制定发展规划,将养殖小区建设与农业综合开发、扶贫产业开发、农村环境整治、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等工作结合起来,统筹做好养殖小区的布局、选址、设计、建设和管理等工作。多渠道筹措资金,逐步构建政府投资为引导、企业和农民投资为主体的多元投入机制,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养殖小区建设。

群众积极主动是根本。南岭村群众绝大多数都有养牛的习惯,有着通过养牛来实现脱贫致富的梦想。令笔者印象深刻的是南岭村追屯贫困户王文胜,他养牛积极性很高,认为“有牛就有希望”,自己租了一个距离追屯3公里的山坳养牛,租地、修路、建场、购买牛犊等投资超过15万元,除了获得扶贫小额信贷资金5万元和养殖小区奖补5万元外,其余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目前已存栏肉牛17头。

现代生态肉牛养殖改变了“人畜混居”。以前,南岭村人畜混居现象较为普遍,群众房屋底层是“畜牧局”,中间是“人事局”,上顶是“粮食局”,卫生和环境很成问题。发展生态肉牛养殖后,肉牛集中到养殖小区饲养、管理,不仅解决了人畜混居问题,而且通过“微生物+”生态养牛技术,降解肉牛排泄物,达到无臭味、少蚊虫、零排放的效果,改善了人居环境。

龙头企业带动模式。以“龙头企业+贫困户”的形式养牛,天等县政府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在南岭村建设肉牛产业扶贫基地,由广西大华农业公司独立经营,贫困户用扶贫小额信贷资金“入股”,每年固定按入股本金的8%分红,连续分红3年后由公司归还贫困户信贷本金。目前驮堪乡24户贫困户每户入股5万元,2017年每户实现分红4000元。这种模式主要适合家中无劳动力或外出务工贫困户,其入股有稳定分红收入,但因贫困群众没有直接参与养牛,无法学到养牛技术,3年后只能另谋他路。

个人散养模式。看到别人养牛尝到甜头,不少群众互相比学,利用自家“一楼”或屋旁建牛圈养牛,目前个人散养720头,占全村养牛总数的75%。个人散养面广量多、增加群众收入,但容易产生环境卫生问题,同时受场地、技术等制约,个人散养很难扩大规模,抵御风险能力也不强。

加大政策资金扶持力度,破解现代生态肉牛养殖产业发展瓶颈。政策扶持方面,通过以奖代补、贷款贴息、专项补贴等方式,扶持肉牛产业发展。资金扶持方面,用足用活各类资金,设立肉牛养殖发展基金,建立肉牛养殖贷款风险补偿机制,让银行“敢贷”,让老百姓“愿意贷”“灵活贷”,解决当前贫困户贷款“贷得少、贷不到、贷到的钱躺在账上睡大觉”等问题。

南岭村发展现代生态肉牛养殖的模式与启示

加大产业链条延伸力度,提升现代生态肉牛养殖产业发展水平。在拓展延伸产业链上下功夫,打造集肉牛养殖、生物饲料、屠宰、深加工为一体的全产业链。在养殖环节,发展循环经济,实现“养牛—沼气—有机生物肥—种植牧草—养牛”有机循环;在市场流通环节,建立牛羊交易市场,解决养殖户“买牛难、卖牛难”问题;在深加工环节,做好加工副产品开发,拉长产业链,增强综合效益。(转自《广西日报》2017年12月12日第2版

总结南岭村发展肉牛养殖经验,有几点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