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砚山生猪托养代管开启脱贫新模式

每棚1茬养500头猪,像殷世方、殷红祥这样跟公司合作参加生猪代养的农户还有很多

今年28岁的惠建东和许多农村青年一样在外务工。结婚后,他渐渐对这种四处漂泊、收入不稳定的生活感到厌倦,经再三考虑,他和妻子决定回家创业。父亲是个有着十几年经验的养殖户,自然而然的,他将目光投向了养殖。但传统的养殖模式投资大、市场风险大,让他很担忧。

建档立卡户殷世德家新建的三个猪厩,整洁、规范,供水管系统和喂料装置显示着新技术的运用。殷世德的小儿子殷红祥告诉记者,去年家里通过贷款10多万元和公司出资补贴等方式盖起了三个猪厩,家里三兄弟每人养殖了250头生猪,全家一个月的管养费就可以达到21000多元;一年要养殖两拨生猪,就有24万元左右的收入,全家6口人把精力全部放在了生猪养殖上。殷红祥说,家里只需承担圈舍和污染治理以及生猪的日常管理,按公司内部养殖流程价格结算,不和生猪市场价格直接挂钩,劳务报酬有稳定收入,真正实现了零风险。“我妈妈高血压,不能出去做活计,父亲年纪也大了,我也是刚刚读书出来没什么事可以做,去打工感觉也没什么适合做的。我们村的地土质不好,栽玉米长势不行,其他的农作物也不好种,没什么好收成。生猪代养这个基本上没什么压力,猪的死亡率不算在农户身上,我对这个产业有很大的信心,有条件的话想再扩大养殖规模。”

甘肃农民报通讯员 尤建龙

在砚山县维摩乡长岭街行政村的红土塘村,占地近千平方米的家庭农场里,今年51岁的村民殷世方正在冲洗圈舍、消毒,准备迎接新来的一批小猪仔。说到生猪托养代管模式,殷世方难以掩饰心中的喜悦,笑呵呵地告诉记者,前几天家里代养的生猪刚刚出栏250头,广西奥大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派人开车到养殖场全部收购后,我算了一笔账,赚了45000多元。“我们承担的风险比较小,猪、药、料、技术方面都是公司的,我们只负责把猪圈打扫干净,把猪喂好、管理好就可以了。猪生病了,他们有专门的技术人员来教我们打针,我们的风险比较小。”殷世方说。为了促进贫困群众通过发展养殖业致富,砚山县引进了广西奥大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维摩乡实施生猪养殖产业项目。公司集大豆加工、预混型生物饲料为一体,目前在国内处于同行业领先水平,预计年产值达40亿元。与农户签订代养协议后,公司先提供猪仔、饲料给供养户代养后,由公司统一收购生猪,并按照每头生猪每天一元钱的代养管理费支付农户代养管理工资。公司的砚山代养项目经理李国军告诉记者:“项目实施前,公司老总特别重视,亲自来砚山考察了一年。维摩乡的气候和气温相对来讲比较适合养猪,砚山的玉米产量比较大、品质不错,代养户只是投资厂房建设,小猪仔、疫病风险,还有饲料都是由公司来提供,让代养户做到零风险代养。”

代养模式实现了畜牧业的分工分业,培养了像惠建东这样的新型职业农民。惠建东告诉笔者,他计划每年增建1个棚,用滚雪球的方式,10年之内将养殖场扩大到10个棚改。而且,他还要将这种模式介绍更多的乡亲,带领大家一起致富。

广西奥大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规定,除了养殖生猪有代养费外,生猪病死率低、饲料的使用量低、生猪发育好的还有额外的奖励。像殷世方、殷红祥这样跟公司合作参加生猪代养的农户还有很多。代养管理养殖模式实现了畜牧业的分工分业,培养了新型农民,促进了生猪品种由本地猪种向世界优质肉猪品种的转变,销售方式由养殖户自产自销向龙头企业批量销售转变,实现了生猪产业化的良性发展。目前,全县已有23户农户和公司鉴定了生猪代养管理合同,生猪存栏1.3万余头,公司年发放代养工资470余万元,有效带动了当地贫困户脱贫增收。

“前几天我代养的生猪出栏了490头,公司收购后,除去水电、人工等各种费用,净赚了8万元。我们承担的风险比较小,猪、药、料、技术方面都是公司的,我们只负责把猪圈打扫干净,把猪喂好、管理好就可以了。”镇原县庙渠乡庙渠村村民惠建东说。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文山日报讯
围绕脱贫攻坚行动,砚山县充分发挥企业平台优势全面开启“公司+家庭农场”的生猪托养代管模式,带动更多的贫困户通过生猪代养产业走上脱贫致富路。

在四处考察的过程中,甘肃天兆猪业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家庭农场”的生猪托养代管模式让他眼前一亮,公司先提供猪仔、饲料给供养户代养,由公司统一收购生猪,并按照料肉比,每斤2元左右,防疫由公司专门的技术人员来管理。

投资小、风险小,这样的模式让惠建东很快下定了决心,今年5月,他建成了1栋猪棚。“建1棚需要花费30万元,每棚1茬养500头猪,1年能养3茬,毛收入大约30万元左右。”惠建东的妻子杨能能说,“我们只需承担圈舍和污染治理以及生猪的日常管理,并不是很辛苦,而且收入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