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柿子做成大产业 文山华宁农民爱上“三棵树”

这样的气候赐予了华宁县种植柑桔、柿子和核桃的最佳的条件,华宁柿子和柑桔与全国其他产区相比,在华宁县像李保云这样的千万山乡群众栽好了柑桔、柿子、核桃,与龙潭营定下发展林果富民兴乡的调子一样,华宁县转变柿子种植模式,2013年华宁县共种植柿子3.8万亩

“柿子在云南是不被看好的果品,我们却把一个最不起眼的东西做成了产业。”华宁县林业局局长孙世敏看着满山缀满果实的柿子树,忆苦思甜。为了让农民增收,华宁县硬是把一个小柿子做出了大文章。华宁县位于玉溪市境内,海拔落差大,最高海拔达2631米,最低海拔仅1100米,较大的海拔落差造就了华宁独特的立体气候,这样的气候赐予了华宁县种植柑桔、柿子和核桃的最佳的条件。为了帮助农民增收,华宁县为“三棵树”规划了产业发展方向,让不同海拔地区的老百姓都能切切实实地得到产业惠及。目前,华宁全县共种植核桃4.6万亩,年产核桃130吨,柿子2.27亩,年产2万吨,柑桔4.5万亩,年产7.2万吨。柿子、柑桔远销福建、香港、加拿大,大量的订单让柿子、柑桔常常供不应求。“过去柿子4、5毛钱一斤,一点都不值钱,老百姓只能看着柿子烂掉。”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孙世敏带着柿农们到处跑市场、参加各种各样的展会,在网上推介产品。黄天不负苦心人,市场打开了,省外客商带着一笔又一笔订单源源不断地来到华宁。现在,华宁的柿子有了自己的品牌“阿贝楚”,也是全省第一个拥有绿色产品标识的柿子。柿子的价格在四年内翻了四番,孙世敏也因此获得了“孙柿花”的光荣称号。“以前我们种柿子不会管理,柿子卖不掉,现在的柿子又大又红,还在树上就有老板来买了。”58岁的张金妹穿着鲜艳的白彝族服装,笑嘻嘻地说,去年她家柿子卖了2万多块钱,现在可以想穿啥就买啥了。在盘溪镇龙潭营村委会,果农们种植的柿子达到了3000多亩,去年产量1674吨,产值234.4万元,农民人均增收3000元以上达到20户,增收1000元以上的就有180户。华宁柿子和柑桔与全国其他产区相比,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可以早上市,早早地占领市场。“我们的柑桔比其他产区早40到50天呢,今年的柑桔现在已经卖了1万多吨了。”县柑桔办主任易金海骄傲地告诉记者,在华溪县福甸村委会西瓜地村民小组,1000多人的村子,柑桔人均收入可达2.5万元。“现在很多果树还小,等挂果后,我们每年还将以2.5吨的速度增长。”易金海遥望着山下成片的柑桔小树苗,充满了期待和憧憬。云南山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进驻,给华宁县的柿子产业注入了新的活力。由柿子加工成燃料乙醇,不仅让农民们开了眼界,也为他们提供了致富增收的新途径。现在,华宁县的“三棵树”在龙头企业的带动下,实现了规模化、标准化的生产。

柑桔上市了,柿子快熟了,核桃挂果了,8月的盘溪镇龙潭营村“三棵树”硕果累累。距村子约5公里的虎坝田,村民李保云的柑桔已装了半卡车。他告诉记者,今年的柑桔能收40多吨,再过20多天又能收得20多吨柿子。就靠着种桔栽柿,今年李保云六口之家的收入能达到30多万元。

图片 1到育苗基地购买柿子苗的农户络绎不绝

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沟水,人还是那群人,可自从定下了发展“三棵树”的调子,找准了撬动社会投资的路子,在华宁县像李保云这样的千万山乡群众栽好了柑桔、柿子、核桃,走上了致富路。

近年来,华宁县因地制宜,鼓励农民在适宜山区大力发展柿子产业,如今柿子种植已成为华宁县山区、半山区农民增收的主要渠道之一。今年,华宁县转变柿子种植模式,改变种植季节,加快柿子产业发展。
在华宁县柿子育苗基地,连日来,购买柿子苗的农户络绎不绝,大家对柿子的种植热情高涨。来自华溪镇独家村的柿农杨金明说:“栽柿子,既有收入,又绿了山坡,比栽柑桔还划算,因为种植柑桔成本高、难管理,且现在病症大,有的地方不适宜栽种。”来自同村的柿农秦华有也认为,柿子有很多特点吸引农民种植:一是好栽,二是好管,三是好卖,另外一个是栽种柿子成本低、用药少、效益好,每亩年收入还有数千元。
华宁县作为典型山区农业县,近90%的国土面积是山区。如何让较多的山区、半山区农民增收致富,切实改善生态环境,是摆在华宁县委面前最为现实的问题。近年来,华宁县领导班子通过不断深化县情认识和深入调查研究,认为柿子属经济和生态兼用树种,寿命一般可达50年以上,是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三者兼顾的利民产业。同时,柿子种植在华宁具有悠久的历史,华宁柿子成熟早、品质好,具有极大的市场和经济潜力。发展柿子产业,既可以有效促进传统农业产业向现代农业产业转变,还有利于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和高寒山区农民增收。
凭借诸多优势,华宁县下决心把柿子培育发展成一个绿色生态产业,确立了柿子产业化发展的地位,并专门成立柿子办公室做好产业发展的扶持工作。经过多年的摸索研究,结合华宁的季候特点,今年,柿子办创新改变种植模式,把冬季树种的柿子拿到夏季栽种,缩短了嫁接年限,减少农户种植成本。据县柿子办技术负责人王宁介绍,夏季种植有几个好处,首先是袋苗能提早嫁接,传统的种植需隔年才能嫁接;其次是夏季移植节省了浇水这道工序,有效降低移植成本;另外,袋苗夏季种植,长势比冬季要强,这样给老百姓带来的效益就可以提前。
据统计,2013年华宁县共种植柿子3.8万亩,年产14750万吨,实现产值4000多万元。今年,全县计划采用新的栽种模式,栽种柿子2000亩。

定调子

自1995年开始,李保云把原来的10亩多包谷地改种了柑桔,让昔日的雷响田变成了柑桔园。2004年,他又在自家的山箐中种下了1000多棵柿子,让荒山破箐变成了柿子园。和李保云定下种桔栽柿致富兴家的调子一样,龙潭营自打定下发展林果产业,调结构富民兴乡的调子后,柑桔从河边种到了山腰,柿子从村头栽进了山箐,核桃从山箐发展到了山顶。

村党总支书记李兴国介绍,2000年起步的800亩柿子,现在已发展到了近5000亩;1977年起步的20亩柑桔,现在已发展到了2200亩;2008年起步的100亩核桃,现在已发展到了1500亩。今天的龙潭营群众已经不再靠粮烟过日子,8700多亩林果成了全村2900人的致富树。

与龙潭营定下发展林果富民兴乡的调子一样,华宁县在审视县域农业发展时,看到了近90%的国土面积是山区,近90%的人口是农民,近90%的农民人均纯收入源于种植业,但又面临着农业资源总量少、农业基础设施薄弱、山区生态环境脆弱、家庭资本积累不足等的制约。

县林业局局长陈劼介绍,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华宁县在认真总结30余年发展柑桔、20余年发展核桃、10余年发展柿子的经验之后,最终于2005年定下了在推进农村经济发展,促进农民增收致富中,跳出仅靠坝区一亩三分田的思想禁锢,盯紧万亩群山,围绕市场需求发展柑桔、核桃、柿子“三棵树”产业的调子。

选路子

2009年,正当李保云建设柑桔园、柿子园面临资金困难的时候,他获得了5万元的林业小额贴息贷款,随后通过林权抵押获得20万元的贷款,加上自家的35万元积累投入,他在柑桔园、柿子园中修建起了大大小小30多个水池,铺设了喷灌设施,让靠天吃饭的果园变了样。

和李保云一样,龙潭营在发展“三棵树”产业中同样获得了林业小额贴息贷款和林权抵押贷款的支持。村主任孔庆禄介绍,2009年,全村获得近200万元的林业小额贴息贷款,大部分农户通过林权抵押贷款获得了发展资金。他指着满山的水池和管道说:“修一个大池子少说也要3万元,要是没有这些贷款的支持,根本没法修起上千个水池,架抽水机、支变压器,从山脚把水抽到山顶。”

同行的县林业局的郑文富算得上是位林果专家,他向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一亩柑桔的投入约2.3万元,一亩柿子的投入约1000元,一亩核桃的投入约3005元,按此计算,通过林业小额贴息贷款的拉动,加上林权抵押贷款的支持,保守估算龙潭营投入到林果产业上的资金不会少于5500万元。

陈劼介绍,自2004年华宁县开展林权抵押贷款探索,2009年实现3300万元的融资额,2010年实现6000万元的融资额,到今年累计融资额超过了一个亿。借林改东风,盘活林木林地资源,实施林业小额贴息贷款和林权抵押贷款,保守估算撬动超过6亿元社会资金投入“三棵树”产业。同样借林改东风,通过实施林地流转,引进了诸如山地、山水、久保等一批林业企业,投资近5000万元参与“三棵树”产业发展。至此,华宁围绕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探索出了一条资源向资本转化,资本向产业流动,依托市场推动产业发展的路子,有效破解了林产业发展资金瓶颈制约。

栽果子

一大早就上山采摘柑桔的李保云是这样估算今年全家林果收入的——10亩柑桔产出40吨,按6元一公斤的价格,产值24万元;1000棵柿子产出20吨,按5元一公斤的价格,产值10万元。今年全家林果收入34万元,纯收入大约20万元,人均纯收入超过3万元。

李兴国算了同样一笔账——全村5000亩柿子产出2756吨,产值827万元;2200亩柑桔产出3300吨,产值1600万元;1500亩核桃产出5吨,产值15万元。龙潭营“三棵树”产值2442万元,人均收入超过8400元。

记者从华宁核桃办、柿子办和柑桔办提供的情况得知,截至目前,全县核桃种植面积达8.5万亩,50亩以上连片基地155块,面积4.5万亩。投放面积8411亩,产量428吨,产值1152万元。全县柿子种植面积达3.6万亩,产量达1.4万吨,产值超过4000万元。全县柑桔种植面积达7万亩,百亩以上连片基地达34块,产量达15万吨,产值5亿元,同时还带动49家选果厂和8户塑料包装企业。全县“三棵树”种植面积近20万亩,产值超过5.5亿元。

随着到2017年发展30万亩核桃、10万亩柿子、10万亩柑桔新发展目标的确定,华宁“三棵树”产业发展规模将得到进一步提升。随着“华宁柿子”、“华宁核桃”、“华宁柑桔”绿色食品、地理标志认证工作的推进,“阿贝楚”柿子、“秋波兮”柑桔、大白壳核桃、大砂壳核桃品牌建设得到进一步提升。通过发展“三棵树”,一天天富裕起来的广大农民开始盖房子、买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