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人在广东用蝇蛆养鸡 吸引“敢吃”食客

道出了广东人对吃的讲究,而广东人的,食在广东,我这批鸡都是喂了蝇蛆的虫虫鸡,鸡除了每天吃一定量的蝇蛆外,提起苍蝇和蝇蛆,伊宁市汉宾乡养鸡场场长克依木·米吉提就在用蝇蛆养鸡,而用蝇蛆养鸡的人却不多见,一盘盘蝇卵从里屋转移到鲜蛆室

一句话“食在广东”道出了广东人对吃的讲究,而广东人的“敢吃”也举世无双。在广东南海丹灶仙湖度假区旁边的一个养鸡场里,养鸡的“饲料”竟是常人看见都发怵的蝇蛆。据说这种蝇蛆喂养出来的颇受部份大胆食客青睐。 今年50岁的四川人况奇成在南海丹灶仙湖度假区租了一块山林地,养了5000多只专吃蝇蛆的鸡。这个特别的养鸡场分为3个大棚,其中2个大棚养鸡,1个大棚用来养苍蝇。到吃饭人时候,只见况大叔拿出一个铃铛走到鸡棚里摇动,成群结队的鸡只立即集合到了况大叔身边。况大叔先给鸡喂了一些用玉米、麦麸、大蒜、洋葱配的饲料后,与妻子抬出2个盛满有机肥料的塑料框,然后用塑料铲子将有机肥料掉落后,满铲子上都是蠕动的白色小虫,看起来非常吓人。 看到有虫子,鸡只们争先恐后眨眼间就把一铲子蝇蛆啄得一干二净,3塑料框蝇蛆很快就给鸡消灭掉了。吃饱了的鸡排着队向山上跑去,啄草吃。据大叔况介绍,这些是刚出生2天的蝇蛆,是鸡只的美味“海鲜”。 养鸡场内的鸡只都戴着一副塑料眼镜,一副“博学”的样子。况大叔说,戴上眼镜的鸡感觉同伴离它很远,不会跟自己争食,可以地有效防止鸡群打架,啄毛、啄齿、啄蛋等习性。 养苍蝇的大棚里放着36个蚊帐篷,每个帐篷里面全是黑压压的苍蝇。况大叔说,每个帐篷里养着大约4万只苍蝇,36个帐篷约有150万苍蝇,苍蝇一生都住在帐篷里,每天开心地吃着奶粉和红糖,过着贵族般的生活,吃饱喝足就一心一意产卵生仔。苍蝇的繁殖能力非常强,3天即可产卵,卵6天就可化蛹。因此,150多万只苍蝇足够5000多只鸡一日三餐。 况大叔说,他们饲养的苍蝇与外面的苍蝇不一样,外面的苍蝇专叮脏东西,而他们养的苍蝇则一生也不能外出。他们家还经常把蝇蛆炒来当菜吃,味道就像河虾一样,非常鲜美。 经过几个月的饲养,这种用蝇蛆喂养出来的鸡可以出栏了,很多人怀着好奇之心上门参观,有部份大胆食客还把鸡买回去吃,吃完回来再买,说这种鸡肉味道鲜美。

每天放养之前都要先让鸡宝宝们吃饱喝足

在农村会养鸡的人很多,而用蝇蛆养鸡的人却不多见,就更别说维吾尔族农民用蝇蛆养鸡了。

提起苍蝇和蝇蛆,人们往往觉得肮脏恶心,但在筠连县塘坝乡小伙贾顺松眼里,养鸡场里的每一只苍蝇都是宝,因为正是这些苍蝇宝贝,帮助他实现了搞生态养殖的创业梦想。

伊宁市汉宾乡养鸡场场长克依木·米吉提就在用蝇蛆养鸡。汉宾乡位于伊宁市郊,在一座农家小院里,两间房子是培蝇室,一间是鸡舍,另一间是正在建设中的鸡舍。院子里栅栏隔出了一块小鸡活动的区域。

“看嘛,我这批鸡都是喂了蝇蛆的虫虫鸡,活蹦乱跳的,很健康。”12月17日,在筠连县塘坝乡平阳村山顶的一片林地旁,记者见到了贾顺松刚建起来的养鸡场和他养的生态鸡,一见面,贾顺松便夸赞说,目前鸡的长势不错。

刚进入密闭的苍蝇房,闷热、潮湿扑面而来。黑压压的无菌苍蝇被纱网关在里屋,进行封闭式养殖。红糖和奶粉是它们的一日三餐。它们的任务就是产卵。每天,一盘盘蝇卵从里屋转移到鲜蛆室,扭成一团的蝇蛆就在营养盘里生活,在麸皮、蜂蜜、红糖拌好的饵料里渐渐长大。四天后,蝇蛆就会成为小鸡们的美食。

“蝇蛆,卫生不?”见记者有些疑惑,贾顺松赶紧解释说,“我这里的苍蝇与其他地方的苍蝇不一样,他们是在封闭的环境下生活的,全是无菌苍蝇。”贾顺松说,用于喂鸡的蛆虫是在经发酵后的猪粪或鸡粪上面,铺上一层用猪血搅拌后的麦麸,吸引苍蝇在上面产卵,几天后就长出了蝇蛆。而苍蝇每天吃的是红糖和奶粉,产出的蝇蛆自然是干净卫生的高蛋白美味佳肴。

看到小鸡吃了蝇蛆后越长越壮实,而且极少生病,克依木·米吉提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要知道这种心情来得并不易。

贾顺松介绍说,鸡除了每天吃一定量的蝇蛆外,主食饲料是玉米、麦麸和米糠,同时通过在山上实行放养,再吃些虫虫草草,鸡的饲养过程是“全生态”的。

早在1995年,身为汉宾乡巴什库勒克村村委会主任的克依木·米吉提就开始在当地养鸡,市场行情的跌宕起伏,他的养鸡场也随之起起落落。

一间鸡舍、一间配料房、一间发酵房、一间蝇蛆房以及一片山林,便构成了贾顺松的养鸡场。“光是山林就有三四百亩,主要是用来供鸡玩耍的。”贾顺松说,他用蝇蛆来养鸡还在探索阶段,养鸡场目前规模还不大,第一批只喂养了1200只鸡,主要是母鸡居多,有1150只。

去年,他看到中央电视台7套《走进科学》栏目播出的养蝇蛆喂鸡的专题片。后来,在和一个朋友聊起此事时,朋友告诉他,用蝇蛆养出来的鸡就是不一样。

在鸡的品种选择上,贾顺松选择了广西金陵黑凤鸡品种。贾顺松说,之所以选择这个品种,是因为他在外打工期间,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该品种的鸡和蛋在外面都很受消费者的青睐,同时了解到该鸡种与当地土鸡长势更快、产蛋率高,同时鸡和蛋的营养更丰富。

“我养了十几年的鸡,这种鸡有啥不一样?”克依木·米吉提不相信朋友的话。朋友买来用蝇蛆喂的鸡下的蛋让他尝,鸡蛋入口后,克依木·米吉提下定决心要学会这门技术。在一位专家的帮助下,他引进了种蝇,按要求给种蝇喂奶粉和红糖,待种蝇产下卵后培养蝇蛆……

于是他报名参加了“生态养鸡技术”培训班,学到了用蝇蛆喂养的技术后,今年4月份便回乡投资8万多元,购买了12000只金陵黑凤鸡,办起了自己的生态养鸡场。

克依木·米吉提惊喜地发现:吃了蝇蛆饲料不到半个月,小鸡的精神头越来越好,个个鸡冠发红,产下的鸡蛋外壳色泽光亮,蛋清黏稠度很高。尤其是产蛋量增加了。没有喂蝇蛆前,养鸡场每天母鸡的产蛋量为1800至1900枚,喂蝇蛆一个月后,每天产蛋近3000枚,除去成本,每天可多收入500元。

贾顺松说,由于是刚创业,受资金和场地的影响,他的蛆房目前没有调温设备,进入冬季气温低,这段时间蛆房已经不能产蛆了,他的鸡只有明年开春后才能吃上蛆虫子了。

就在克依木·米吉提高兴的时候,流言随之而来:“鸡吃苍蝇产的蛆,这样养出来的鸡能吃吗?这会遭到惩罚的!”对科学蝇蛆培养过程并不了解的邻居、朋友、亲戚觉得,苍蝇是一种肮脏的昆虫,让人恶心,蝇蛆也一样。他们向他投来质疑的目光。

“创业就要做其他人没有做过的事。”贾顺松表示,他养殖的生态鸡再过一个多月就要下蛋了,到时候他将把鸡蛋送相关部门检验,展示与当地土鸡蛋相比更“优越”的生态饲养效果,力争进入超市,赢得消费者的青睐,同时打开市场后再扩大养殖规模。

克依木·米吉提请乡里很有威望的宗教人士和那些不理解的乡亲来到自己的养鸡场参观,人们看到了无菌苍蝇、干净蝇蛆培养的全过程,来参观的宗教人士还亲口尝了他家的鸡蛋。此后,谣言很快散去,人们都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养蝇蛆喂鸡成功后,克依木·米吉提又打起了鸡蛋的主意。他为自家产的鸡蛋注册了“塞合拉”商标,一般的鸡蛋每枚卖0.4元至0.5元,贴上商标后每枚鸡蛋卖到0.65元至0.70元仍然供不应求。克依木·米吉提高兴地告诉记者:“去年,养鸡场盈利7万多元,今年的行情更好,估计挣上十万元没问题。”

迪里木拉提住在养鸡场旁边。前些年他养鸡赔了,喂牛也赔了。一天,克依木·米吉提对他说:“哥哥,和我一起养鸡吧,需要什么就从我的养鸡场拿。”从500只鸡苗到购买饲料、鸡笼,从技术指导到打疫苗、配药、上种蝇、培养蝇蛆,克依木·米吉提一次给迪里木拉提提供了两万元的物资。如今,迪里木拉提的院子,一座小型养鸡场初具规模。今年5月,迪里木拉提一次性还清了两万元欠款,又从克依木·米吉提那里进了500只鸡苗。

目前,别说伊犁市场的绿色生态蝇蛆鸡蛋供不应求,就连克拉玛依、乌鲁木齐市场的订单也来了。在克依木·米吉提心中,除了想让更多乡亲和他一起用蝇蛆养鸡致富外,还有一个更美好的愿望:“我想把养鸡场扩大一倍,引进半圈半养的模式,结合蝇蛆喂养,打造伊犁第一座真正的绿色生态蝇蛆养鸡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