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日报:大连渔业:唱响“海洋牧歌”建好“蓝色粮仓”

岱山县拟在菜花岛附近海域建设海洋渔业资源人工管养实验基地,我部与沿海各省渔业行政主管部门签订了《落实海洋渔业资源总量管理制度责任书》,建设现代海洋牧场是大连渔业的重要发展战略,图为大连獐子岛海洋牧场

根据《舟山市海洋牧场建设规划(2015-2025年)》,舟山市拟在中街山列岛建立海洋牧场管理区,共设四个牧场,其中菜花-小板牧场位于岱山县海域范围内。在此基础上,岱山县拟在菜花岛附近海域建设海洋渔业资源人工管养实验基地。

针对海洋捕捞能力远超渔业资源可承受能力的现状,2017年我部进一步完善了海洋渔船“双控”制度和配套管理措施,计划到2020年,共压减海洋捕捞机动渔船2万艘、功率150万千瓦,其中重点压减老旧、木质渔船,特别是“双船底拖网、帆张网、三角虎网”等破坏渔业资源较大作业类型的渔船。同时,进一步加大违规渔具清理整治工作力度,遏制“绝户网”蔓延态势。建议舟山市按照我部部署,积极参与、认真落实,大力削减各类对资源和生态破坏严重的捕捞作业方式,促进渔业可持续发展。下一步,我部将以实施海洋渔业资源总量管理制度为契机,落实海洋捕捞渔船数量和功率压减目标,继续深入开展违规渔具清理整治,加强渔具选择性研究,引导渔民使用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作业方式,促进渔业可持续发展。

盛夏时节,到辽宁省大连的海洋牧场避避暑,再来一场海钓,是多么令人惬意的一件事。如今,海洋牧场不仅是保护渔业资源的新形态,还是人们休闲观光旅游的好去处。地处北纬39度的大连,坐落在寒暑交界的黄金地带,是世界公认最适宜农作物和海洋生物生长的地带,为优质海洋产品生产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区位和资源优势。党的十八大以来,大连市加快推进海洋渔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积极推动渔业从“猎捕型”向“农牧型”转变,科学发展现代海洋牧场,全力打造“蓝色粮仓”,促进现代海洋渔业持续健康发展。“海上放牧”成为渔业新方向海洋牧场,是指在特定的海域里,采用一整套规模化的渔业设施和系统化的管理体系,应用海洋生物技术,利用自然的海洋生态环境,将人工放流和自然存在的经济海洋生物聚集起来,进行有计划、有目的海上放养鱼、虾、贝类的大型人工渔场。在这里,水生动植物的养殖犹如草原牧场放牧一样。作为一种新型海洋资源开发利用模式,海洋牧场以投放人工鱼礁为基础,以渔业资源增殖放流为手段,以科技创新为支撑,改变了以往渔业单纯捕捞、设施养殖为主的生产方式,逐步解决局部污染和过度捕捞带来的资源枯竭、近海养殖引起的病害加剧等问题,是海洋渔业生产方式的重大变革。当前,我国海洋牧场建设正处于起步阶段。今年4月11日,首批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大连海洋岛海域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项目,顺利通过了农业农村部海洋牧场建设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组的验收,成为大连市首个通过验收的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海洋渔业是大连的传统优势产业,建设现代海洋牧场是大连渔业的重要发展战略。”大连市农业农村局局长栾玉瑄表示,近年来,大连以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和“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加快推进海洋渔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积极推动渔业从“猎捕型”向“农牧型”转变,以人工智能、海洋生物技术等现代科技为引领和支撑,修复和优化生态环境,养护和增殖渔业资源,调和发展与需求之间的矛盾,向生态化、智能化、规范化、产业化要效益,推动大连市由海洋资源大市向海洋经济强市转变。截至目前,大连已累计建设海洋牧场约550万亩;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已达14处;大连市獐子岛海域投放的大型礁体达到40米水深,集鱼效果显著,实现了海洋牧场鱼礁技术的突破。“通过人工鱼礁的投放,海洋牧场区生态环境得到显著改善,渔业资源量有效恢复,刺参、海胆、皱纹盘鲍等海珍品种和数量大幅增加。”栾玉瑄说。增殖放流让“草场”富起来每年的5~7月,是大连海洋渔业增殖放流的季节。眼下,全市增殖放流工作正在有序开展。作为养护渔业资源、修复海洋生态的重要手段,增殖放流还是促进渔业增效、渔民增收的有效途径,也是转变渔业增长方式、实现渔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举措。大连在增殖放流中所做的努力,不仅体现在全国领先,更突显了明确的目标和导向。栾玉瑄告诉记者,大连增殖放流的目标就是促进渔民增收和生物种群修复。其中,日本对虾的功能定位为渔民增收;三疣梭子蟹的功能定位为渔民增收为主,生物种群修复为辅;牙鲆功能定位为生物种群修复为主,渔民增收为辅。同时,大连还制定了较为完备的增殖放流操作规范,在国家制定中国对虾、日本对虾、三疣梭子蟹等增殖放流规范的基础上,还专门出台了《辽宁黄海北部中国对虾放流验收操作规程》《辽东湾渔场海蜇放流验收操作规程》等地方规范;并依托辽宁省水产科学研究院、大连海洋大学的技术力量,通过对增殖放流品种的种群调查以及回捕产量分析,初步建立起对增殖放流的科学评价体系,为增殖放流决策提供依据。据农业农村局渔业处相关负责人介绍,大连坚持生态优先原则,增殖放流的规模、种类和数量都呈逐年递增趋势,2018年全市增殖放流中国对虾等苗种幼体22.87亿尾,增加渔业产量2400吨,其中对虾捕捞量1882吨,增加渔业产值2.6亿元。“通过增殖放流,增加了近岸海域优质渔业种群生物量,水域生态群落结构和环境得到有效恢复,地方优势渔业物种得到有效保护,水生生物资源得到有效补充,维护了生物的多样性。”该负责人表示。2019年,大连市计划增殖放流中国对虾29.5亿尾、三疣梭子蟹8000万尾、褐牙鲆1200万尾、许氏平鲉200万尾,总计30.44亿尾,计划投入苗种资金4400万元。科技创新下的“国家级范本”在工业化进程和海洋生产活动中,怎样才能保护好生态环境、减少碳排放?“保护海洋生态系统,预防要比治理更重要,没有保护的开发都是徒劳的。海洋牧场的建设需要我们运用智慧,任重道远。”前不久,参加2019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的獐子岛集团董事长吴厚刚发声,他认为新技术将在治理海洋过度开发、污染和气候变化威胁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尤其是海洋生物技术、海洋生态技术、海洋环境观测和监测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等。近年来,獐子岛集团建立了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先后与国内外著名的海洋科研院所确立战略合作关系,构建国家产学研一体化平台,集团与国内知名科研院所共同构建了海洋生态养殖联合实验室、獐子岛虾夷扇贝碳汇实验室、海洋休闲食品研发中心、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水下机器人联合实验室、海洋食品创新发展研究院等产学研创新平台,并与挪威海洋研究所、黄海水产研究所在北黄海水动力研究方面建立了合作关系。“在大连海洋牧场建设的过程中,科技起到了重要的引领和支撑作用。”吴厚刚表示,2009年,大连海洋大学的学者首次提出“现代海洋牧场”的概念,我国第一个海洋牧场学术研究机构、全国第一个海洋牧场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第一个全国性海洋牧场科技创新联盟平台等都是在大连海洋人的积极努力下促成或落户大连。去年7月26日,由大连海洋大学、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三大水产研究所等17家科研院所和企业联合发起的“国家现代海洋牧场科技创新联盟”成立。来自全国52家海洋牧场科研及产业领域的科研单位、企业成为首批联盟成员,首批成员单位中大连占三分之一。大连海洋牧场作为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已经成为国内研究海洋牧场的“经典案例”。据介绍,大连市在渔业发展上实施创新驱动,新旧动能加速转换。加强产学研结合,充分发挥科研院所和龙头企业的科技支撑力量和专业化团队优势,推广“海水池塘优势品种生态健康养殖技术”、“海水网箱生态育苗技术”、“刺参底播增殖技术”等多项先进技术;建设了一批科技示范基地,基本覆盖了全市水产养殖区域,为先进养殖技术的推广普及奠定了基础;全国渔业行业首个国家渔业标准化区域服务与推广平台落户大连市,为全市水产养殖创新成果转化搭建了更大舞台。

2019年,大连市计划增殖放流中国对虾29.5亿尾、三疣梭子蟹8000万尾、褐牙鲆1200万尾、许氏平鲉200万尾,总计30.44亿尾,计划投入苗种资金4400万元。

海洋渔业资源人工管养实验基地建设有利于开展系统的科学实验,全面研究海洋资源人工管养的各个环节,为传统渔业转型发展、渔业管理模式创新提供了新的平台。

下载文件:

来源:农民日报

“保护海洋生态系统,预防要比治理更重要,没有保护的开发都是徒劳的。海洋牧场的建设需要我们运用智慧,任重道远。”前不久,参加2019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的獐子岛集团董事长吴厚刚发声,他认为新技术将在治理海洋过度开发、污染和气候变化威胁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尤其是海洋生物技术、海洋生态技术、海洋环境观测和监测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等。

实施该项目旨在通过增殖放流、碳汇渔业、人工鱼礁和海洋牧场建设,修复和优化海洋渔业资源和生态环境,减缓渔业资源衰退,维持海域生态环境、资源平衡。一是科学研究海洋资源增养技术,探讨增殖放流的增量效果;二是开展技术评价,通过海洋渔业资源人工管养,对基地的生态环境进行综合评价;三是监测基地生态,对海洋牧场和实验基地定期进行环境监测,对比生物量的产出和环境的变化,以此衡量经济效益;四是研究基地的管理规范,对投入和效益测算标准化,并以此建立管理规范。

关于海洋牧场建设

图为大连獐子岛海洋牧场

作为一种新型海洋资源开发利用模式,海洋牧场以投放人工鱼礁为基础,以渔业资源增殖放流为手段,以科技创新为支撑,改变了以往渔业单纯捕捞、设施养殖为主的生产方式,逐步解决局部污染和过度捕捞带来的资源枯竭、近海养殖引起的病害加剧等问题,是海洋渔业生产方式的重大变革。

关于玻璃钢渔船改造工程

图片 1

为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部署,进一步加强现代渔业建设,促进海洋生物资源与生态环境养护,2015年我部组织开展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创建,舟山市的中街山列岛海域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和马鞍列岛海域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被评为第一批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2016年我部在油补专项转移支付人工鱼礁项目中安排6500万元支持这两个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建设。下一步,我部将指导舟山市组织实施好人工鱼礁项目,并继续支持其创建更多的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

每年的5~7月,是大连海洋渔业增殖放流的季节。眼下,全市增殖放流工作正在有序开展。作为养护渔业资源、修复海洋生态的重要手段,增殖放流还是促进渔业增效、渔民增收的有效途径,也是转变渔业增长方式、实现渔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举措。

关于重要渔业资源种质工程

增殖放流让“草场”富起来

联系单位及电话:渔业渔政管理局 010-59192934

今年4月11日,首批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大连海洋岛海域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项目,顺利通过了农业农村部海洋牧场建设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组的验收,成为大连市首个通过验收的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

你们提出的关于建设舟山渔场国家绿色渔业示范基地的建议收悉。经商财政部、国家海洋局,现答复如下。

当前,我国海洋牧场建设正处于起步阶段。

关于生态捕捞示范区工程

地处北纬39度的大连,坐落在寒暑交界的黄金地带,是世界公认最适宜农作物和海洋生物生长的地带,为优质海洋产品生产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区位和资源优势。

海洋特别保护区是指具有特殊地理条件、生态系统、生物与非生物资源及海洋开发利用特殊要求,需要采取有效的保护措施和科学的开发方式进行特殊管理的区域。国家对海洋特别保护区实行科学规划、统一管理、保护优先、适度利用的原则。海洋特别保护区应当采取科学、合理、有效的措施,保护和恢复海洋生态,维护海洋权益,利用海洋资源。对浙江马鞍山列岛海洋特别保护区和中街山列岛海洋特别保护区内的主要岛礁生态和资源进行修复,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环境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岛保护法》和《海洋特别保护区管理办法》的规定实施。国家海洋局高度重视舟山海洋环境保护和岛礁生态修复工作,2016年以来,利用中央海岛和海域保护资金2.8亿元支持舟山市开展蓝色港湾整治行动,主要实施海洋生态环境提升、滨海及海岛生态环境提升、生态环境监测及管理能力建设等三大工程。舟山渔场还是我国的重要渔区,我部历年来积极支持舟山渔业部门在该海域开展增殖放流,除安排中央财政专项资金予以支持外,在《农业部关于做好“十三五”水生生物增殖放流工作的指导意见》中将舟山海域列为东海增殖放流重要水域,并对其适宜放流物种进行了明确。2017年7月,我部于康震副部长专门出席舟山市的增殖放流活动。下一步,我部将继续支持舟山渔场开展增殖放流,恢复渔业资源。

内容摘要:图为大连獐子岛海洋牧场。盛夏时节,到辽宁省大连的海洋牧场避避暑,再来一场海钓,是多么令人惬意的一件事。如今,海洋牧场不仅

财政部与我部联合印发的《关于调整国内渔业捕捞和养殖业油价补贴政策促进渔业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中明确支持渔船更新改造等现代渔业装备建设。据此,我部在油补中央专项转移支付资金中设立了海洋渔船通导与安全装备配备建设项目,优先支持沿海省份为合法海洋渔船配备短波电台、超短波电台、AIS终端、北斗终端等传统通信导航设备,满足渔船基本安全通信需求。对于部分地区确保已经满足基本安全通导需求、确需配备新型通导和安全装备的,在经过科学论证、实船测试和船检认可后方可配备,以全面提高渔船信息化服务能力。对于建议中提到的推动互联网上渔船,鉴于涉及领域广、资金需求量大且超出了基本通导需求,建议由舟山市根据渔业发展实际情况和轻重缓急,使用地方一般性转移支付资金统筹兼顾、依法依程序做好相关建设工作。对于实施过程中遇到的其他问题,如技术和设备选型等问题,我部将协调有关单位加以解决。

“海上放牧”成为渔业新方向

关于渔业信息化工程

大连在增殖放流中所做的努力,不仅体现在全国领先,更突显了明确的目标和导向。

关于海上冷链建设工程

“海洋渔业是大连的传统优势产业,建设现代海洋牧场是大连渔业的重要发展战略。”大连市农业农村局局长栾玉瑄表示,近年来,大连以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和“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加快推进海洋渔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积极推动渔业从“猎捕型”向“农牧型”转变,以人工智能、海洋生物技术等现代科技为引领和支撑,修复和优化生态环境,养护和增殖渔业资源,调和发展与需求之间的矛盾,向生态化、智能化、规范化、产业化要效益,推动大连市由海洋资源大市向海洋经济强市转变。

舟山市海洋渔业资源丰富、海岛风光秀丽、民俗文化氛围浓厚,具有发展休闲渔业的良好基础条件。建议舟山市把休闲渔业作为重点领域加以发展,积极创新、勇于试点,加强休闲渔业重点领域的法律法规建设,探索出一条休闲渔业规范健康发展的良性道路。我部将在休闲渔业公共服务平台建设、产业规划和休闲渔业品牌建设方面给予大力支持。

近年来,獐子岛集团建立了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先后与国内外著名的海洋科研院所确立战略合作关系,构建国家产学研一体化平台,集团与国内知名科研院所共同构建了海洋生态养殖联合实验室、獐子岛虾夷扇贝碳汇实验室、海洋休闲食品研发中心、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水下机器人联合实验室、海洋食品创新发展研究院等产学研创新平台,并与挪威海洋研究所、黄海水产研究所在北黄海水动力研究方面建立了合作关系。

关于配额捕捞制度

据介绍,大连市在渔业发展上实施创新驱动,新旧动能加速转换。加强产学研结合,充分发挥科研院所和龙头企业的科技支撑力量和专业化团队优势,推广“海水池塘优势品种生态健康养殖技术”、“海水网箱生态育苗技术”、“刺参底播增殖技术”等多项先进技术;建设了一批科技示范基地,基本覆盖了全市水产养殖区域,为先进养殖技术的推广普及奠定了基础;全国渔业行业首个国家渔业标准化区域服务与推广平台落户大连市,为全市水产养殖创新成果转化搭建了更大舞台。

水产苗种是水产养殖业发展的物质基础,国家高度重视水产种业基础设施建设。截至2016年底,中央累计投入16亿元,带动地方和企业投入30余亿元,建设遗传育种中心、水产原良种场、苗种繁育场、种质检测中心等701个,300多种国家重要水产种质资源得到有效保护,为推动现代水产种业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十三五”期间,国家将以薄弱环节、主要品种、优势区域为重点,完善种质资源保护、育种创新、品种测试和制种四个方面建设,有关项目可依据项目指南按程序申报。

盛夏时节,到辽宁省大连的海洋牧场避避暑,再来一场海钓,是多么令人惬意的一件事。如今,海洋牧场不仅是保护渔业资源的新形态,还是人们休闲观光旅游的好去处。

在渔民组织制度方面,我部鼓励创新捕捞业组织形式和经营方式,建议舟山渔场在现有渔村、合作社基础上培育壮大各类专业型渔村、渔业合作组织、协会、各类中介等基层服务和管理组织,充分发挥渔民群众参与捕捞业管理的基础作用,我部也将加强对此方面的关注、沟通和指导。

图为大连獐子岛海洋牧场。

感谢你们对海洋渔场修复振兴及渔业工作的关心,希望继续对我部工作给予支持和监督。

在工业化进程和海洋生产活动中,怎样才能保护好生态环境、减少碳排放?

二、关于构建产业新体系

同时,大连还制定了较为完备的增殖放流操作规范,在国家制定中国对虾、日本对虾、三疣梭子蟹等增殖放流规范的基础上,还专门出台了《辽宁黄海北部中国对虾放流验收操作规程》《辽东湾渔场海蜇放流验收操作规程》等地方规范;并依托辽宁省水产科学研究院、大连海洋大学的技术力量,通过对增殖放流品种的种群调查以及回捕产量分析,初步建立起对增殖放流的科学评价体系,为增殖放流决策提供依据。

关于渔民组织制度

栾玉瑄告诉记者,大连增殖放流的目标就是促进渔民增收和生物种群修复。其中,日本对虾的功能定位为渔民增收;三疣梭子蟹的功能定位为渔民增收为主,生物种群修复为辅;牙鲆功能定位为生物种群修复为主,渔民增收为辅。

(七)关于新型业态发展示范工程

大连海洋牧场作为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已经成为国内研究海洋牧场的“经典案例”。

舟山是我国的重要渔区,在浙江省乃至全国海洋渔业发展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在浙江省创建海洋渔业可持续发展试点省方案中,振兴舟山沿岸渔场、实现渔业绿色发展都是重要组成部分。舟山市要积极发挥排头兵、试验田的作用,开展绿色渔业基地建设,创新管理、转变方式、促进转型,实现“渔场富饶、渔村美丽、渔民增收、人海和谐”的发展新局面。在支撑保障上,舟山市可在国家海洋渔业可持续发展试点省范围内和现有支持渠道下争取资金投入。下一步,财政部和我部将继续支持舟山市开展海洋渔业绿色发展,并密切关注舟山渔场绿色渔业基地建设有关工作,加强沟通、协调、指导和支持。

去年7月26日,由大连海洋大学、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三大水产研究所等17家科研院所和企业联合发起的“国家现代海洋牧场科技创新联盟”成立。来自全国52家海洋牧场科研及产业领域的科研单位、企业成为首批联盟成员,首批成员单位中大连占三分之一。

一、关于构筑渔业管理新体系

党的十八大以来,大连市加快推进海洋渔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积极推动渔业从“猎捕型”向“农牧型”转变,科学发展现代海洋牧场,全力打造“蓝色粮仓”,促进现代海洋渔业持续健康发展。

长期以来,特别是“十二五”以来,在中央财政支持下,我部在渔业资源监测和评估能力、渔业资源种质基因库、良种研究、生态捕捞、碳汇渔业、海洋牧场建设和管理技术、岛礁生态和资源修复技术等方面开展了大量研究,取得了很多科研成果。在农业公益性行业专项“东海渔业资源评价和增殖养护技术研究与示范”“优质安全大黄鱼养殖产业链技术研究与示范”中,对包括舟山渔场在内的东海渔业科学研究给予了支持,取得丰硕成果。下一步,我部将继续在国家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中支持开展相关研究,并积极向科技部反映科研需求,争取在蓝色粮仓和育种等专项中继续就这些问题开展研究。

科技创新下的“国家级范本”

加强海上冷链体系建设对于提高海捕产品质量、降低水产品耗损率和实现渔民增收具有重要作用。但是,冷链建设属于地方事权和市场行为,我部在冷链体系建设方面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专门政策和资金支持,建议舟山市使用地方资金渠道,或根据渔业发展实际需要,在渔业油价补贴政策调整中使用地方一般性转移支付资金统筹兼顾做好相关建设工作。

“在大连海洋牧场建设的过程中,科技起到了重要的引领和支撑作用。”吴厚刚表示,2009年,大连海洋大学的学者首次提出“现代海洋牧场”的概念,我国第一个海洋牧场学术研究机构、全国第一个海洋牧场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第一个全国性海洋牧场科技创新联盟平台等都是在大连海洋人的积极努力下促成或落户大连。

四、关于开展舟山渔场绿色渔业示范基地建设工程

海洋牧场,是指在特定的海域里,采用一整套规模化的渔业设施和系统化的管理体系,应用海洋生物技术,利用自然的海洋生态环境,将人工放流和自然存在的经济海洋生物聚集起来,进行有计划、有目的海上放养鱼、虾、贝类的大型人工渔场。在这里,水生动植物的养殖犹如草原牧场放牧一样。

2017年8月10日

截至目前,大连已累计建设海洋牧场约550万亩;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已达14处;大连市獐子岛海域投放的大型礁体达到40米水深,集鱼效果显著,实现了海洋牧场鱼礁技术的突破。“通过人工鱼礁的投放,海洋牧场区生态环境得到显著改善,渔业资源量有效恢复,刺参、海胆、皱纹盘鲍等海珍品种和数量大幅增加。”栾玉瑄说。

关于渔业总量管理制度

“通过增殖放流,增加了近岸海域优质渔业种群生物量,水域生态群落结构和环境得到有效恢复,地方优势渔业物种得到有效保护,水生生物资源得到有效补充,维护了生物的多样性。”该负责人表示。

配额制管理适用于渔汛集中、鱼种较少、渔船数量少且管理组织化程度较高的国家或地区。我国海岸线长,海洋水文情况复杂,海域从北到南鱼种繁多,渔汛不固定,渔船作业方式复杂,加之渔港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以渔港为基础的渔获上岸、定点转运、市场售卖统计等管理制度尚不健全,在我国全面实施渔业配额管理制度还存在较大难度。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和《国务院关于促进海洋渔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我部已启动了渔业配额管理试点工作,根据各地组织推荐,浙江省台州市和山东省东营市开展梭子蟹和海蜇限额捕捞试点,福建、广东等省的相关研究工作也已启动。舟山市是我国传统渔区,渔业资源丰富,渔船数量多,管理基础较好,具有实施限额捕捞的条件,建议舟山市积极争取,开展先期研究并做好与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的沟通协调,我部也将加强相关协调、指导工作,争取将舟山市作为今后限额捕捞试点地区。

据农业农村局渔业处相关负责人介绍,大连坚持生态优先原则,增殖放流的规模、种类和数量都呈逐年递增趋势,2018年全市增殖放流中国对虾等苗种幼体22.87亿尾,增加渔业产量2400吨,其中对虾捕捞量1882吨,增加渔业产值2.6亿元。

近年来,水域生态环境恶化,捕捞强度居高不下,近海捕捞远远超过可捕捞量,渔业资源严重衰退,“东海无鱼”的报道一度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浙江省委、省政府深入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决策部署,于2014年5月启动实施浙江渔场修复振兴计划,强势推进“一打三整治”专项执法行动,加快建设人工鱼礁、海洋牧场,加大增殖放流力度,积极推进渔民转产转业,着力保护和发展海洋渔业资源,取得了阶段性成效。在前期工作基础上,浙江省人民政府向我部申请列为国家海洋渔业可持续发展试点省。经过专题调研和反复沟通,我部于2016年4月正式批复同意浙江省开展国家海洋渔业可持续发展试点创建,请浙江省先行先试,破解难题,探索一条资源、环境、产业、民生统筹协调的海洋渔业可持续发展新路子。

关于岛礁生态和资源修复

2017年1月,经国务院同意,我部印发《农业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国内渔船管控实施海洋渔业资源总量管理的通知》,出台了“十三五”海洋渔船“双控”管理和海洋渔业资源总量管理两项重大制度。为落实海洋渔业资源总量管理制度,我部与沿海各省渔业行政主管部门签订了《落实海洋渔业资源总量管理制度责任书》,浙江省人民政府也与舟山市人民政府签订了《落实海洋渔业资源总量管理制度责任书》,下一步,我部将加强沟通、指导和督查,督促舟山市实现海洋捕捞产量控制目标。

三、关于构建技术保障新体系

玻璃钢渔船具有节能、环保、耐腐蚀等优点,是推广应用的首选。目前,根据《农业部办公厅关于印发国内渔业捕捞和养殖业油价补贴政策调整相关实施方案的通知》精神,我部在严格控制海洋捕捞强度、实施减船转产的基础上,对现有纳入国家捕捞强度控制范围的海洋捕捞渔船实施更新改造,对新建“安全、节能、经济、环保、适居”的标准化海洋捕捞渔船进行补贴。我部鼓励渔民采用玻璃钢材质更新改造渔船,改善海洋捕捞作业结构,提高渔船安全性能,提升渔业装备水平,对玻璃钢渔船的补贴标准高于一般钢质渔船。下一步,我部将继续从补贴政策、标准制定、技术研发等方面加大对玻璃钢渔船的支持力度,利用全国玻璃钢渔船产业技术发展联盟平台,规范市场行为,促进创新技术的运用,实现玻璃钢渔船产业的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