秸秆当宝卖给草场 宿迁宿豫空气污染少了

他的水汉草场每年能收购秸秆3000吨,秋收的宿豫农民更加忙碌了,宿豫区关庙镇农民徐胜业的水汉草场门前就一字排开了长长的运送秸秆的拖拉机队伍,在全团像木拉提这样大量收购秸秆的本地和外地养殖大户就达300余户,还把饲草储备工作纳入到今年的,确保在秋收前全团农作物秸秆70%以上回收利用,养殖户不断提高玉米秸秆的收购价格,现在已青贮3000多斤玉米秸秆,争相抢购玉米秸秆进行青贮,按照合同今年将收购30万吨秸秆,记者来到该区留村镇段庄村万利草业,秋收后10余吨秸秆卖了近3000元

昨日,天刚放亮,宿豫区关庙镇农民徐胜业的水汉草场门前就一字排开了长长的运送秸秆的拖拉机队伍。“秋收以来,我这里每天都这么热闹。”老徐一边招呼卸车,一边熟练地点钱给农户。他忙里偷闲地告诉记者,他的水汉草场每年能收购秸秆3000吨。
“来送过好几趟草了,都排队,习惯了就不着急了。”关庙镇兴东村农民老张抽着烟耐心地等着,“早上有露水,不好收割,就把地里稻草收拾收拾,一收拾就一车,一车就是几十块钱呢!”也在排队的老卢说:“我自家的草已经卖完了。我在村子里转悠,有地少草少或者怕麻烦的,草都给我拉来卖。秋收这几天,我也赚了好几百块呢!”
尝到了卖草的甜头,秋收的宿豫农民更加忙碌了,农用三轮车你来我往地穿梭在草场与田地之间。前几年田间地头“烽烟”四起焚烧秸秆的现象没有了,空气污染少了,空气更加清新,又多了收入,农民笑得更开心了。
目前,该区187个行政村中,每个村都有农民经纪人投资的草场,规模都在20亩以上。“我2009年报名办了这个水汉草场,当年夏季就收购麦草1200吨。今年秋收以来,我已经收购稻草800余吨。”徐胜业说,“草卖到中节能生物质能发电有限公司,我自己赚到差价。我的草场里有10个工人,也算带动就业吧。”

该团拥有6万余亩耕地,各类作物秸秆可以为养殖户提供近3000吨优质草料。为此,该团把秸秆饲草综合利用技术推广作为强农惠牧工作的实事来抓,重点在推广打草机收储秸秆、黄贮、青贮窖储备、科学喂养上下工夫。秋收前就采取宣传动员、配套机械、技术培训等多种行之有效的措施,切实提高饲草的储备率和可利用率。与此同时,还把饲草储备工作纳入到今年的“三秋”劳动竞赛活动中进行奖罚,确保在秋收前全团农作物秸秆70%以上回收利用,达到牲畜越冬“口粮”充足,职工增加收入的目的。

“这些天我正忙着为羊过冬准备‘口粮’,现在已青贮3000多斤玉米秸秆,我还要再多收购点。”该镇玉皇村村民赵四堂说。

过去像草一样被废弃或焚烧的玉米秆,如今在邢台经济开发区农民眼里成了宝。
开发区依托万利草业,把秸秆加工成颗粒,远销内蒙古、山西、福建等地,
按照合同今年将收购30万吨秸秆,仅此一项就为农民增收50万元。
10月14日,正值秋收,记者来到该区留村镇段庄村万利草业。只见加工厂内机声隆隆,三台大型制粒机正在加紧生产,大门口停放着内蒙古和山西来拉货的大车。收购秸秆场里,满载秸秆的拖拉机、三马,排起了长队。郭龙庄村村民张志刚拿着卖秸秆的大把票子,开心地笑了。
“今年俺种了40多亩玉米,秋收后10余吨秸秆卖了近3000元。这都是白捡的外快,过去不是扔在地里,就是点着烧了。如今,这废弃的秸秆也变钱啦。”张志刚说。
望着农民的笑脸和购销红火的场面,拿着刚与内蒙古签订的20万吨秸秆颗粒购销合同,农民出身的万丽草叶老板赵海军说:“当年看着大片的秸秆被焚烧,心里就琢磨,啥时能把秸秆也变成宝。自从上了秸秆加工这个项目,三年加工销售秸秆百万吨,不仅净化了环境,还为农民增加了收入,一举两得。”
一位员工告诉记者,来卖秸秆的不仅有十里八村的乡亲,还有邻县的农民。据介绍,为方便农民交售,公司分别在重点村镇设了50个代理加工点。仅最近几天就收购了千余吨秸秆。预计今年将收购25万吨秸秆,近百万亩秸秆将变废为宝。

“我喂了300多只羊,80多头牛,需要大量的秸秆,现在以每亩30元的价格大量收购,准备收购500亩。”在二连刚收割的麦田里,三连养殖大户木拉提一边指挥机车收储秸秆一边向笔者说。据了解,在全团像木拉提这样大量收购秸秆的本地和外地养殖大户就达300余户,使得今秋该团各类农作物秸秆成为养殖户们的抢手货。

秋收期间,因为秸秆大受欢迎,米庙镇秋田里各种农机日夜轰鸣,今年的秋收、腾地、秋耕进度较以往快了许多。目前,该镇正在适时播种小麦,已播种2860余亩。

今年,该团遭遇特大干旱,致使草场大面积减产。为此,该团除了动员牧民把人工打草场及天然打草场能打的草打下来之外,还积极做好农作物秸杆和其它农副产品的收集储备工作,改变饲草单一结构,做到应收尽收。

于留延算了一笔账,他们一天可以回收30吨左右的秸秆,每吨可以赚120元,每日回收秸秆就可以赚4000余元。他说,过去农民收完玉米后,除少量秸秆留用,剩下的都放火烧了,污染空气不说,地烧得也不像地,开春还得接着整地,要用大耙耧三四遍。如今将秸秆卖给他的农民,收完玉米就不用管了,省人、省工、省心。现在,在汝州市有不少像于留延这样的玉米秸秆“经纪人”。

9月的坡马原野,“黄金”铺满大地,一派丰收的喜人景象。9月11日,笔者来到七十四团四连万亩条田看到,一辆辆满载小麦秸秆的车辆穿梭来往,圆捆秸秆拾草机来回奔梭,在地里吐出一个个大“罐头”,装载机正在将大“罐头”叉上车……

在一台机器前,该乡王堂村村民王现平正在不停地向加工机械传送带上放玉米秸秆,他一边忙活一边笑着说:“这秸秆我们一亩地可以卖80到100元,种了大半辈子庄稼,没有想到玉米秸秆也能赚钱了。现在,就是让俺烧,俺还不舍得呢!”

正在播种后的麦田里整理田埂、渠道的该村四组村民刘明,谈起今年玉米秸秆的处理情况时,他说:“我这三亩地的玉米秸秆都被养牛场收购了,一共卖了900多元呢!”

眼下,正值三秋大忙时节,广袤的中原大地田野上到处呈现出一派抢收秋作物、播种冬小麦的繁忙景象。10月15日上午,河南省汝州市米庙镇潘庄村的农田里,几台小麦播种机正来回穿梭、往来耕种着,农民朋友们正在利用晴好天气抢墒播种。

据了解,近年来,为从根本上杜绝焚烧秸秆现象,河南省汝州市米庙镇在积极引进新型实用的农作物收获机的基础上,大力发展牛、羊等养殖业,派专人赴陕西、湖北等地考察,多方协调引进无息贷款和低息贷款80多万元,帮助专业户从汝州农商银行贷款90多万元,用于发展养殖产业。目前,该镇已发展养牛场6个、养羊场8个,“夏南牛”存栏量达1800多头,引进“杜泊绵羊”“波尔山羊”3000多只,羊存栏量达7200多只。

在该镇养殖户看来,鲜湿玉米秆是牲畜的好饲料,他们抓住当前有利时机,争相抢购玉米秸秆进行青贮,可今年的秸秆大都还田了,收不到鲜湿秸秆真让人着急。为此,养殖户不断提高玉米秸秆的收购价格,从每斤0.06元上升到0.12元,昔日被人们随意丢弃的秸秆,已被养殖户视为“农家宝”。

“我们这个奶牛场全年可收购玉米秸秆3万多吨,按每亩1.5吨玉米秸秆计算,可消化掉2万亩玉米秸秆,并为农民带来300多万元的经济效益。同时公司每年可为伊利集团、花花牛乳业股份有限公司提供优质鲜奶4万多吨,实现年产值4千多万元。”在汝州市纸坊镇,思源奶业有限公司负责人杨作兵说。

中青在线汝州10月15日电(毕清海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潘志贤)以前百无一用的玉米秸秆,如今在河南省汝州市的田间地头却成了农民朋友争相抢运的“香饽饽”。当下的汝州大地,到处涌现出养殖户奔赴大田抢收秸秆的景象,昔日无用的秸秆正在实现华丽转身,农民富了、乐了……

10月中旬,走进汝州市骑岭乡山王肉牛养殖场,一股玉米秸秆碎屑散发出的淡淡清香扑面而来。场内外,一辆辆满载新鲜玉米秸秆的运输车,正在依次排队卸车。该场大型青贮池旁,刚刚打碎的玉米秸秆堆积如山,一旁3台秸秆粉碎机正在高速运转,秸秆碎片飞泻如瀑。

在发展养殖业的同时,米庙镇利用本镇农机协会信息灵通的优势,今年秋收前夕,认真落实上级农机补贴政策,帮助农户买回新型玉米收获机8部,可以一边收获玉米,一边粉碎秸秆。秋收时,农户们不惜每亩花100元等待使用机械还田,深受农户欢迎。

据了解,河南省汝州市各类标准化规模养殖场户目前已有3250多家,规模养殖占养殖总量82%以上,畜牧业产业化集群发展初具规模。汶州市有关部门负责人认为,利用龙头企业对秸秆氨化青贮,不仅节约了大量精饲料,减轻了人畜争粮的矛盾,增加了养殖场的经济效益,还能利用大量秸秆实现过腹还田,实现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让当地老百姓增收致富。

“俺喂了5头牛,一到冬天就得为牛草发愁,现在趁机多储备点玉米秸秆,上冬后这群牲畜才不会挨饿。”当天下午,在汝州市焦村乡东沟村5组张福德地里,他一边往三轮车上装玉米秸秆,一边说。为了给牛备足过冬饲料,秋收一开始,他就在同村村民地里拉秸秆,每天要拉上五六车,一星期下来,他拉的玉米秸秆就差不多够自家牛一年的草料了。
“这些秸秆在别人眼里可能都是废物,在俺这里可是宝贝,一年四季,这些秸秆都是俺喂牛的主要饲料。”正忙着帮村民清理玉米秸秆的汝州市大峪镇杨窑村村民秦根亮说。据了解,在大峪镇像这样养牛、养羊的村民很多,每年他们都会把村民们不要的麦秸秆、玉米秸秆用车拉回家,贮藏起来作为牛、羊的饲料。这些不起眼的秸秆省去了一大笔购买牛、羊饲料的费用。

在汝州市米庙镇,得知附近养殖场都在进行玉米秸秆青贮,不少农民慧眼识“财”,瞧出了这一商机,做起了运送秸秆的买卖,赚起了农忙中的“外快”。在该镇郭林山庄村的田间地头,一辆青色的玉米青贮机正在玉米地里来回穿梭,不一会四行玉米齐刷刷地“喂入”机器口中,秸秆随后被粉粹,均匀抛在随行四轮车车厢里。

正在地里忙活着的村民于留延和许晓盼说,三秋时期,由于他们有车、有设备,就做起了秸秆回收的生意。这样既方便了群众,保护了环境,还可以从中赚钱。于是,他们5个人成立了一个小组,专门从事秸秆回收生意。平时,他们帮村民以每亩10元钱的价格清理秸秆,然后再转卖给附近的养殖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