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草原 无边绿翠凭羊牧 和谐发展 业兴人勤向小康

察看了苜蓿种植区和草原禁牧区,对草原家庭承包、牧草良种供给、草原补奖政策、农牧民收入和特色农牧业发展等情况进行了实地调研,黑龙江省大庆市今年529万亩牧草,王奎元口中所说的羊草和苜蓿,看内蒙古依旧六畜兴旺,全区草原平均植被盖度为36.5%,今年杜尔伯特县每亩草原牧草产量可达到100余公斤,来杜尔伯特县观光的游客有80%以上是为了杜尔伯特县的草原风情而来

近日,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组织经济日报、农民日报等中央媒体记者赴黑龙江开展调研采风。调研组深入哈尔滨市、大庆市和杜尔伯特县等地,对草原家庭承包、牧草良种供给、草原补奖政策、农牧民收入和特色农牧业发展等情况进行了实地调研,与基层干部、企业负责人、农业科技人员、牧草种植农牧户进行了交流,察看了苜蓿种植区和草原禁牧区。
在哈尔滨考察时,调研组详细了解草原禁牧工作和草原生态修复情况。近年来,黑龙江省草原禁牧2880万亩,其中松嫩平原草原实现了全禁牧。草原实施禁牧后,牧草平均产量达到80千克/亩,草层高度达到14–38厘米,盖度47%,生态环境得到了明显改善。牧区各市县从有利于改善生态环境的角度出发,探索出以农促牧、农牧互补的特色发展之路,走牧草
粮食�过腹转化�加工增值之路,实现了经济增长、财政增收、农牧民致富。
在大庆市,调研组与市、县级专家、领导和农业科技人员进行了座谈。大庆市拥有草原面积1034万亩,年产优质牧草82万吨,该市树立生态畜牧业观念,突出现代化牧业,转变草原畜牧业饲养方式,大力建设安全优质牧业基地。目前,全市规模化养殖场达到442个,其中,奶牛存栏能力达到200头以上的养殖场153个。杜尔伯特县是黑龙江省唯一少数民族自治县。近年来该县树立生态畜牧业观念,转变草原畜牧业饲养方式,充分发挥区域经济优势,草原畜牧业实现了持续健康发展。在与部门负责人交谈时了解到,截止2012年10月末,全县奶牛存栏19.9万头,同比增长4.96%;2012年1-10月,全县交售伊利商品奶14.5万吨,发放奶资4.5亿元。下一步发展特色农牧业,建成十万亩苜蓿生产示范基地。
调研组还实地察看了苜蓿种植区,询问了苜蓿种植品种、收割加工机械、销售价格、亩收益及苜蓿蛋白含量等方面的问题。在草原禁牧区听取了农牧民朋友对草原承包、载畜量管理、围栏建设、草场退化看法,了解了他们对生态、生活、生产的认识和理解以及当前面临的困难。
调研采风结束后,记者表示,此次调研采风感触很深。深深地感受到草原民俗文化气息,草原畜牧业的发展状况,草原监理人员的敬业奉献精神,希望有机会多去草原采风,全方位、多角度地开展宣传报道,提高全社会关注草原和爱护草原的意识,积极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像王利财这样的农民,黑龙江省大庆市约有2000人之多。在让胡路区的一家牧草种植专业合作社里,社员们选地、选种、灌溉等,一样都马虎不得,伺弄苜蓿像种地一样,精细得很。他们说,只有这样产量才高。产量高了,卖得自然多,社员们赚得也就多。

前所未有的力度和规模。

“今年的奶牛越冬再也不愁没草吃了!”9月5日,在杜尔伯特县白音诺勒乡他拉红村采访时,养牛大户李程海说。眼下,正是牧草收获的季节,在杜尔伯特县大草原上,随处都能看到大小机械往来穿梭,农民们正紧张忙碌地收割牧草、打包、运输、贮存,为杜尔伯特县奶牛安全越冬紧张地准备着。
据县草原部门介绍,今年杜尔伯特县每亩草原牧草产量可达到100余公斤,全县草原可产干草42万吨,较2004年没禁牧之前增产12万吨,增加效益1亿元以上,可以基本保证全县畜牧业发展需求。
去年还是片片碱巴拉,遇风漫天沙的1.5万亩盐碱地,如今已铺上了绿草毯。草原上满眼都是农民们紧张忙碌地身影,他们或是收割,或是装运,从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收获着丰收的希望。
由于连年干旱加之过度放牧,2004年以前,杜尔伯特县的草原曾经一度退化,每亩产草量不到50公斤,植被覆盖率极低,大草原已经出现了退化、沙化的迹象。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杜尔伯特县从2004年开始,对全县草原实行禁牧政策,制定了严格的草原管护制度,成立了草原执法大队巡护草原,杜绝了偷牧现象的发生。县畜牧部门领导坚持常年下乡,督促、检查禁牧工作。发现草原偷牧行为,就对偷牧者所在乡镇予以通报批评直至曝光。除此之外,杜尔伯特县还制定了草原承包办法,已经把全县364万亩可利用草原全部承包给21000余户农民经营管理。
“草原禁牧的确取得了丰硕成果。”杜尔伯特县胡吉吐莫镇农民栾成告诉记者,他承包的100亩草原今年亩产牧草120公斤,这在没有禁牧之前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禁牧还促进了农民发展畜牧业的积极性。由于今年牧草长势好,农民们纷纷购进优质奶牛,扩大养殖规模。看到自家承包的草原牧草长得好,腰新乡巴彦村红河屯农民张宝华一下子就买回来三头优质大奶牛,他笑呵呵地说:“这下我可要发大财了。”截至目前,杜尔伯特县奶牛存栏15.8万头,大鹅、狐饲养量分别达到236万只和80万只,同比分别增长14.9%、3.1%和1.5%。
草原禁牧也带来了旅游业的发展。草原生态得到恢复后,草原风情旅游线路越来越得到游客的青睐,杜尔伯特县吸引了八方游客纷至沓来。据统计,来杜尔伯特县观光的游客有80%以上是为了杜尔伯特县的草原风情而来。截至目前,杜尔伯特县已经接待游客29万人次,旅游收入达到了9500万元。

肇源县和平乡,共有奶牛6000头,肉牛1500头。其中,仅惠丰牧业就有5000多头奶牛,用工100多人。全乡大约有200人与牧草产业链有关,今年能赚回200万元的收入。

这一年,昔日退化的草原重新染绿,植被恢复的速度超乎想象。2012年全区草原平均植被盖度比2000年提高了13.1个百分点,草场亩均牧草产量达到60.36公斤,比2000年增长了90.35%,草原生态实现了退化趋缓、局部好转的良好局面。

牧草链上赚钱忙

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赛音锡力嘎查牧民齐木德算了一笔“比较账”:没有禁牧时,他家常年大概可以养500只至600只羊,除去饲草料成本7万至8万元,每年纯收入有4万多元。按照国家草原生态保护补奖机制,每亩补助6元,不养羊也可以获得9万元。

据黑龙江省大庆市业内人士讲,牧草业是产业链最长、容纳科技手段和就业人数最多的产业之一。牧草业有多种功能,从生态保障,到植物性生产,再到动物性生产,乃至延伸到产品加工流通,有其广阔的前景。随着创业脚步的加快,相信还会有更多的人士投入到牧草产业中来。

草多畜旺,畜牧业发展蒸蒸日上

如果自己屠宰卖肉的话,一头肉牛能卖4万元左右。牧草,通过饲喂来过腹增值,许多养殖户觉得这是一笔划算的账,于是不少草原承包户,开始通过养牛、养羊来增加牧草的附加值。

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促牧民增收促生态恢复

“苜蓿,要晾晒两天才能打包。因独特的土质,县里一些地方特别适合种植苜蓿,而且第一茬收割后,还会有第二茬、第三茬,既能满足自己家牛羊口粮问题,又能卖钱。”在林甸县从事草原工作的常玉臣说。

来自农牧业厅的消息称,到2015年,内蒙古草原生态建设与保护工作规划目标为全面落实并扎实推进草原生态补助奖励机制政策,实施天然草原划区轮牧3000万亩,草原围栏总面积10000万亩,人工草地建设规模保持在5000万亩以上。年青贮饲料达到400亿公斤,年打贮青干草200亿公斤,年生产牧草种子2000万公斤。草原植被盖度由2010年的37%提高到45%,增加8个百分点;草原“三化”面积每年减少3000万亩,五年减少1.5亿亩;牧民人均纯收入年递增12%。

每年,牧草需要上肥、机收、打包、打捆,而后是牛羊牧场的用料。于是,种植牧草的牧业公司、合作社出现了,打工族光顾了,养殖业、农资店也开始生意兴隆了。

保护草原的基础就是要落实草原“双权一制”制度。目前内蒙古落实草原权属面积11亿亩,草原承包到户面积10.4亿亩,比2010年增长了19.5%。

侯振河,让胡路区草原承包大户,他家有2.2万亩草原,清一色的苜蓿。

这一年,大自然格外垂青,雨量丰沛。全区草原牧草高度为14至95厘米,大部分牧区的牧草高度高于30厘米。与去年同期相比,大部分牧区的牧草高度偏高4至25厘米。全区草原平均植被盖度为36.5%,植被平均高度为22.5cm,预计今年最终植被平均盖度将达到44%。

以往,种在草原上的苜蓿,除了耕种时浇一遍水,一般多是靠天等雨,一年两茬。因苜蓿营养丰富,这几年价格攀升,种植户们开始精心饲弄,即使干旱年份也有大型喷灌这一水利设施做保障,一年能收三茬,亩产800斤到1000斤不等。

保护草原,是为了更好地利用草原。

黑龙江省大庆市今年529万亩牧草,由于精心种植,雨水丰盈,总产量预计11亿斤左右,比去年增产35%以上,产值预计4亿元以上,为黑龙江省大庆市牛、羊的营养餐里再添“份额”。如此背后下,带来了一串产业大军,目前黑龙江省大庆市4万多人“行走”在这条牧草产业链上。

草多畜旺,更是为了实现农牧民持续增收。

据市畜牧兽医局的有关人士讲,喂过苜蓿的奶牛,产奶由原来的3到4吨提高到6到8吨。

这一年,畜牧业生产保持良好发展态势。截至6月末,全区肉类、牛奶、禽蛋产量分别达到111.5万吨、414.8万吨和30.8万吨,同比保持稳定。上半年,农牧民来自于畜牧业的现金收入1536.58元,同比增长14.7%“,禁牧不禁养、减畜不减肉、减畜不减收”的目标得以实现。

杜尔伯特县一心乡的王洪亮说,通过喂苜蓿,一头奶牛一个产奶期能多产1200斤到1800斤,折合成现金就是2000元到3000元之间。

在“振兴奶业苜蓿发展行动”带动下,高产优质苜蓿示范建设势头强劲,苜蓿种植与奶牛养殖紧密结合的做法得到了农业部的充分肯定。

王利财,是一名打包工人。每年的苜蓿收割季,他都要从早忙到晚,一天200元的雇工费,一茬干个七八天。三茬苜蓿收完,他的腰包里也多了4000多元的收入。

在推进规模养殖方面,各地想办法、出实招。呼和浩特市投入1.2亿元资金专项推进奶牛标准化规模养殖,目前规模化程度已达70%;鄂尔多斯市政府引导建设的现代草原畜牧业示范户,突出抓好棚圈设施的标准化和种植、饲喂的全程机械化,示范户已达1130户;锡林郭勒盟积极引导草牧场合理流转,培育生态家庭牧场1万多家,全盟乌珠穆沁羊和苏尼特羊标准化畜群达到1万群,占畜群的45%;巴彦淖尔市专项推进肉羊规模化发展,年出栏500只以上的肉羊规模养殖比重达到65%。

牧草,拉起了黑龙江省大庆市服务草产业的就业和经营队伍。据业内相关人士粗略估算,黑龙江省大庆市能有4万多人从中受益,除去牧草卖钱外,再创产值2亿元以上。

无法忘记那些曾经的数字:天然草原退化面积达到4626万公顷,占内蒙古草原总面积的53%,并且每年还在以数十万公顷的速度退化、沙化。

为啥?与去年相比,一亩羊草能多产七八十斤,一亩苜蓿能多二三百斤,能不高兴嘛。

2011年开始,内蒙古等全国8个省区全面启动实施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的各项政策措施。内蒙古10.2亿亩草场被列入补奖机制范围。其中,阶段性禁牧4.04亿亩、草畜平衡6.16亿亩,涵盖了内蒙古所有牧区和半农半牧区。

牧草产业自身发展的同时,又带动了一批上下游产业链的发展,其中运输、包装等行业深受其利。

保护草原,已经势在必行!

牧草迎来丰收季

牧民们欣喜地看到,国家每年下达内蒙古禁牧、草畜平衡任务10.16亿亩,牧民生产资料补贴落实48万户,牧草良种补贴资金4.522亿元,各项奖励补贴资金共40.4475亿元。

过腹增值空间大

杭锦旗锡尼镇赛台嘎查牧民尔定图一家四口人,经营牧场10000亩,饲草料基地100亩;建有标准棚圈400平方米,储草棚200平方米,牲畜头数340头,近年采取草畜平衡、化区轮牧等措施既减轻草场压力又提高畜牧业经济效益。同时不断加强棚圈、饲草料基地、围栏等基础设施建设,再加上补奖政策的到位,人均纯收入达到7万元,过上了富裕的生活。

“丰收了!”地垄边上,牧草种植户王奎元望着远处的收割机,脸上绽开了笑容。

最让牧民兴奋的是,他们赖以生存的草原,植被恢复明显,牧草的盖度高度都有了明显增长。

原来,侯振河家养有288头肉牛,一头肉牛一年可吃掉2000多斤的苜蓿。如果这2000多斤苜蓿直接卖掉的话能卖1700多元,但肉牛吃掉苜蓿后体质增强,一头肉牛能卖1.5万元左右。

自治区党委、政府提出的“8337”发展思路,明确要求把内蒙古加快建成绿色畜产品生产加工输出基地。围绕这一思路,自治区农牧业厅在保护草原的同时,不断深入推进畜牧业发展。

“这些苜蓿,由于今年重新播种的时间较晚,只能割一茬了。明年就好了,能割三茬,亩产按800斤计算,可产1760万斤。如果直接卖草的话,每市斤按0.85元算,产值就是1496万元。如果把苜蓿用来喂牛的话,那又是另一笔账。”侯振河说。

政策倾斜,也是为了更好地发展畜牧业。

今年,黑龙江省大庆市通过草原围栏、草原改良和人工饲草建设的方式,治理“三化”草原。通过草原建设,加快草原植被恢复,塑造绿色发展空间,稳定提升草原生态资产总量。

统计显示,通过全面推进“双百千万高产创建工程”,据生产性能测定,地方品种成年公母羊体重分别达到70公斤和50公斤以上,均达到二级羊标准,部分指标超过特一级羊标准。乌珠穆沁羊选育群与未选育群相比胴体重提高3.49公斤。西门塔尔肉牛冷配与本交后代比较,胴体重增加36.74公斤。规模养殖场荷斯坦奶牛年平均单产达到7吨以上。

“今年雨水大,草长得就好。羊草一年一茬,苜蓿今年能割三茬。我家才收,大多数是立秋过后开始收割。”与记者说话的叫王奎元,杜尔伯特县人。据王奎元讲,他家共有1.7万亩草原,全是天然的羊草,平均亩产在200斤以上,总产能达到134万斤以上。王奎元口中所说的羊草和苜蓿,总称为牧草。

锡林郭勒盟东乌旗始终坚持把草原生态保护与建设放在经济工作的首位,实施了围封转移、划区轮牧、风沙治理等一系列保护生态环境的措施。目前东乌旗轮牧面积达到3251万亩,是2007年的3.9倍,流转整合草牧场1431万亩,培育现代家庭牧场1300户,培育打草场850万亩,年均打储草3亿公斤以上。

苜蓿,除了奶牛,还是肉牛的上好饲料。

“带薪休假”,及时雨滋润万里草原

苜蓿,亩效益在700元左右。如果用来养牛、养羊,那附加值会更高。

时光荏苒,看内蒙古重现天堂美景。

像抓发展一样抓生态,是内蒙古总结长期以来生态保护建设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

保护草原,内蒙古责无旁贷!自治区实施草原生态补奖机制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郭健认为。

自治区农牧业厅草原处处长吴宝山介绍说,随着草原补奖政策的深入推进,内蒙古原有的粗放型草原畜牧业正逐步向建设型、生态型的现代化草原畜牧业转型。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政策实施以后,内蒙古牧民政策性补贴收入平均每人每年提高了758元。

为了保护生态,鄂尔多斯市推行“一矿一企治理一山一沟”等生态补偿办法,在10年快速推进工业化过程中,全市植被覆盖率由30%提高到75%。

各地出政策、投资金,整合土地资源,吸引近10亿元社会资本发展苜蓿生产,奶牛存栏超万头的44个旗县区泌乳牛每头平均苜蓿面积达到0.92亩。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以小面积的人工草地建设、保护大面积的天然草场,目前,节水人工紫花苜蓿种植面积已达到60.7万亩。

保护草原生态的同时,内蒙古畜牧业的发展方兴未艾。

自治区农牧业厅副厅长牧远介绍,3年来全区共发放补奖资金96亿元,146万户农牧民不同程度享受到了草原生态补助奖励政策,4.48亿亩草原实施了禁牧政策,5.65亿亩草原落实了草畜平衡,草原生态补助奖励机制的长效机制基本建立。

禁牧不禁养,提高畜牧业在大农业中的比重

自治区农牧业厅副厅长布仁认为,实现内蒙古畜牧业健康快速发展的思路是,要充分发挥内蒙古农牧结合的双重优势,以推进牧区生态家庭牧场建设、农区标准化规模养殖为主攻方向,以稳定牧区牲畜头数、提高个体单产、提升草原品牌核心竞争力和增加农区牲畜头数、提高繁殖率为切入点,增加牲畜存栏,提高品质效益,做大做强畜牧业。草原畜牧业最大的优势是绿色、无污染,突出草原这一优势,打造区域性草原统一品牌,共同开拓市场,增强畜产品市场竞争力和附加值。

然而,随着气候的恶化和大面积的垦草种粮,草原超载过牧、草畜关系持续失衡,绿草逐渐稀疏,沙漠开始蔓延,草原生态不断恶化。

这一年,传统农牧业向现代农牧业加快转变。随着综合生产能力的提升,农牧业加快发展步伐,逐步由单纯追求数量增长向质量、效益、生态环境并重转变。草原植被盖度接近上世纪八十年代水平。今年上半年,内蒙古草原建设总体规模达到2824.05万亩,人工种草面积达到去年全年种草面积的73%。

通过近3年的禁牧以及草原生态保护政策的贯彻实施,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草场植被有了明显好转,植物高度较2010年前平均提高了4至8公分,盖度提高了10个百分点,亩鲜草产量提高了近20公斤。

呼伦贝尔伊敏煤电在开采过程中注重回填与植被恢复,生产采用封闭式流程,有效保护了鄂温克草原。

这一年,农牧业结构不断优化,畜牧业快速增长,成为第一产业的主要增长点。各级农牧业部门着重抓好牧区生态家庭牧场建设、农区标准化规模养殖和品种改良两大关键环节,积极推进畜牧业发展方式转变,牧业年度全区牲畜存栏达到1.148亿头只,同比增加230万头只,实现了“九连稳”。

在牧区,内蒙古大力实施“以草定畜、草畜平衡”,推广接冬羔早春羔,提前出栏的生产方式,加快畜群周转,提高养殖经济效益。抓好畜牧业体制机制创新,大力发展生态家庭牧场,发挥国家草原生态补奖机制、退牧还草工程等生态工程项目的综合效应,合理流转草牧场,扩大经营规模,配套完善基础设施的家庭牧场之路,实现草原生态保护和牧民增收“双赢”。目前,牧区各类生态家庭牧场已发展到3万多户。

天堂草原,无边绿翠凭羊牧;美景如画,一川草色绿北疆。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草原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增强,建成内蒙古人与环境和谐统一的良性生态系统,指日可待。

在农区和半农半牧区,内蒙古加快生产方式转变,突出抓好基础母羊繁育专业户,积极推广多胎品种,坚持不懈地推动两年三胎,提高繁殖成活率,加快繁殖速度,增加饲养量。在抓繁育专业户基础上,推动专业村、专业乡建设,带动区域规模化经营,不断增加农区饲养量,做大农区畜牧业。在主产区示范带动下,自治区百头以上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奶牛存栏比重由2008年不足7%提高到目前的40%以上。

星移斗转,看内蒙古依旧六畜兴旺。

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的实施,彻底转变牧民的传统思想观念和畜牧业生产经营方式,促进牧民群众生产经营方式由粗放管理向设施集约管理转变,牧业经济发展由草原畜牧业向设施畜牧业、生态畜牧业转变,由单一的牧业经济向复合经济转变。

实施草原生态补奖机制政策包括禁牧补助、草畜平衡奖励、牧草良种补贴和牧民生产资料补贴,在基本实现贯彻推行禁牧和草畜平衡政策的同时,保证了牧民的收入不减少、生活水平不下降的目标。

减畜不减肉,减畜不减收,实现“美丽与发展双赢”

内蒙古草原总面积13.2亿亩,居全国五大草原之首。从东到西绵延4000多公里的广袤草原,是1400万各族农牧民群众的生存根基和生命家园。

5年内将投资202亿元保护草原生态!

这是继退牧还草工程和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之后,国家做出的又一保护草原生态的重大战略决策,也是广大草原牧民期盼已久的一件大事。

播绿增收,人与自然和谐发展

2013年,必将成为内蒙古值得铭记的年份。

在美丽发展的思路指引下,呼伦贝尔市的沙地治理以每年几亿元的投资和治理100万亩以上的速度推进,沙区植被覆盖率平均提高15%。

与此同时,内蒙古认真落实国家牧草良种补贴政策,截至今年6月上旬,内蒙古共有3132万亩牧草地享受到了每年每亩10元的政策补贴,充分调动了人工种草的积极性。

治理草原,有了“最后期限”!

谈及近年来内蒙古畜牧业发展取得的成效,自治区农牧业厅畜牧处白音介绍:内蒙古畜牧业发展遵循因地制宜,指导牧区和农区走不同的发展路径。牧区稳定头数,关注点放在加大对呼伦贝尔羊、乌珠穆沁羊和苏尼特羊等三大蒙古羊品系的提纯复壮以及提高个体产出上;推广接冬羔早春羔,加快畜群周转,增加羊肉产量。农区扶持繁育专业大户发展,推广三元杂交、两年三胎、一胎多羔技术路线,提高繁殖率,增加饲养量。加之国家和自治区良种补贴政策的实施,全区优势畜种的种畜质量和单产水平明显提高。

牧远认为,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就像让草原“带薪休假”,这对于进一步提升草原生态保护建设的能力和水平,尽快扭转草原持续退化的被动局面,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到2015年,通过划区轮牧和休牧落实草畜平衡制度,要实现草原资源的合理利用和可持续发展;通过长期禁牧、阶段性禁牧、建立各种自然保护区等措施,给草原创造自我休复的条件,逐步改善草原生态环境,恢复草原植被;通过人工草牧场建设,增加饲草料有效供给,缓解天然草原压力,促使退化沙化草场得到有效治理。

悠悠岁月,忆内蒙古曾经水草丰美。